当前位置: 首页 > 小椴 > 京娘
 

第四章 氤氲

小椴 京娘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上一章:第三章 花蕊

下一章:尾声

  宫禁号称森严。

  可京娘乔装成宫中女史,还是无障碍地从掖庭宫走向了含光殿。

  她并不得意于自己的机智与功夫,却满腹焦虑地想:怎么可以如此?

  胤,你虽位尊九五,可你这个家,绝对还不如我能给你建的一个山脚深洼中的茅屋篷舍来得安全!

  那丝焦虑就挂上了她的眼角。

  为了这没日没夜的焦虑,她的眼角早已展开了一丝丝深刻的纹路,焦虑得不再美丽了。

  走在那巨大的青石板铺就的路面上,离含光殿越近,离胤越近,她反而像觉得离他越远。

  是好久没看到他了,原来,他已升得这么高,离得这么远。

  她猛地怀想起当时年轻的他。那尘土中的行走,那千里相送的日子。做男人,做到恰到就好是谁对着秦始皇的车辇羡慕地道:大丈夫当如是?好像那才是做男人的极致。可那已遥远得不能称其为男人,高耸到只需要一个自认极度卑贱的女人来配能宠爱花蕊这样女人的还叫什么男人?

  做男人,还是做到恰到最好什么是恰到,那时你送我时,满路风尘,你提着一根哨棒,裸着的胳膊上满是沾着尘土的汗毛,可有时,你满脸上,每个毛孔都爆炸着愤怒,有时,又每个毛孔都沾着笑想到这儿京娘心中就余火残温地一跳。

  她感觉到这一跳,也感觉到那时才是恰好。

  可接着,她心中忽有点欲哭欲笑的悲情:

  自己做女人又何尝做到恰好?

  不说自己这一点艺业,单说自己心中的那一点执念,做女人的可以执念至此吗?

  她做女人就远未做到恰好!

  可这虚荣强权的世界,是早不允许有匹夫匹妇的存在了。

  其实她的伤病才好。

  可伤病初愈后,接下来她念念的就是访寻氤氲使的下落。

  她知道,氤氲使在烟火教中并不以技击为能,也不擅为毒瘴,可他却是最可虑的。因为他精擅奇门遁甲,可杀人于无形。

  如今,瘴疠使已除,沆瀣使已为她击退,最可虑的,就剩那氤氲使了。

  可她四处搜寻不着。

  最后,她终于感到,那氤氲使,此刻似乎就在胤的身侧!

  一想到这儿,她不顾伤病初愈,就再也坐立不安了。

  今日,她就要独闯含光殿。她知道,胤在那儿,氤氲使可能也在那儿。她一天都不能等了。等一分,胤都会多出无数的风险。

  此时,她捧着厚厚的一摞薄册她是击昏了送薄册的女官冒充她身份来含光殿的。可才走到含光殿大门前的台基上时,她就已惊觉出不对。

  含光殿台基上的大门两侧,各有一尊铜鹤。那鹤的嘴里正袅袅地吐出香烟。京娘一见那烟,心里就低呼不好。她低着头,用鼻小心地嗅了一下,确认那烟没毒,却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浑噩之意。她细心地看了看台基上的日晷,香炉,瑞兽,龙雕,猛地惊觉出其中的章法不对,这是奇门之阵!氤氲使果然已升堂入殿,就在胤的身侧!

  她抬头看了看含光殿的大门,正是日色欲尽。

  外面的春正含嫣,可一入这台基之上,连这浩荡的春光也似恍惚了。大门内,是个难测深浅,难测晨昏的混沌之境。

  京娘紧张得腿都颤了起来。可她一步一步,向那含光殿的大门走去。

  含光殿内,瑞香袅袅。

  随着这殿走入得越来越深,太阳也像深陷在那里。这就是氤氲使布成的阵式?是他用来迷惑胤的天子之象?让他认为,太阳都落在他的家里,落在他那难测其深的权柄之渊?

  殿内的一切布置都与她数年前见过的草创之初大有不同了。奇门遁甲,奇门遁甲,京娘步步惊心。终于,她看见了那方大案,一个满脸皱纹的、说不清是年轻还是年老的人正服侍于案侧。京娘死死地盯着那张大案。那大案上,龙虎之纹交错,繁复威严到让人头晕。那龙虎加折枝的花纹看久了似乎形状都氤氲起来,却在一片氤氲中露出种想象不到的狞恶。京娘看着这殿中的布置,看着那案上摆设的笔筒、玺、砚、玉镇纸,与种种物事,只感觉这是一个她远难了解的奇门之阵。

  然后,她终于见到了那坐于案后的人。那个让她心跳立时如擂鼓般的人那场千里相送啊千里相送,那此后的雪雨风霜让她都甘之如饴地守候

  可她忽然看不清了那个人。那个人皇冠、袍子上也是那氤氲的四海翻腾、蛟龙隐没的花纹。

  她居然看不清那个人!

  京娘心里长叫一声:氤氲使,你害了我的胤!

  可她还是勉力镇定地走到那案侧。她知道那侍于案前的就是氤氲使,她跪下身,将薄册放在大案之上她一定要杀了这个让自己心中清朗皎明的胤变得如此浑噩靡烂的氤氲使!

  胤的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下巴一点,就示意她出去。

  京娘一咬牙,就于此时出刃。她的肘间刃都没出袖,一肘就向那侍立于侧的氤氲使腹间刺去。

  氤氲使大叫了一声,即退,刃却已刺入他腹中径寸。京娘一臂横摆,把那伤口直豁了开来,然后扑身而起,直向那要退向胤身后的氤氲使追击而去。

  她的肘间刃已出,这一招凭险而发,势不容瞬。可胤忽然动了,他急切之间抓不到什么,却抓起玉玺一玺就向京娘肩头击去。京娘只听到自己右肩骨咔的一声裂了,她不管,还要杀那氤氲使,可肘间刃却被胤左手的砚拍死在了案上。她可以反击,她的功夫还是要强过于他。可她不能伤了胤。她无奈之下大叫:他是烟火教的氤氲使,是受南汉王所派,来刺杀你的!

  胤一愣,你也知道?

  京娘更一愣:

  那么说,你早知道?

  却见胤全像看一个陌生人似地看着她,微笑道:朕当然知道。只是他现在已自首了。他现在为朕做事,这宫中的布置,有他,才显得如此氤氲有势你却是谁?

  京娘怔在那里:是呀,我是谁?

  如果连你都不认识我了,那我是谁?

  她几乎都想狂笑,可心底一个冷静的念头忽冒了出来:可你又是谁?

  我拼死相护,为你挡住了一次又一次的险境,可终于重见,终于重逢,我怎么已认不出你是谁?

  你是谁呢?你怎么已没有一点点像当初我心里的那个胤?

  一行泪水忽然从京娘的眼角流下。

  不多,就一行。她曾幻想过无数次他们的重见。无论多旖旎的,多伤怀的,多漠然的却从没想过会是如此的、怆然一面。

  那行泪无端而出,不只怔住了她,也怔住了那坐于皇位的人。

  他怔怔地看着她:怎么,我觉得你有点眼熟?南汉早已降服,不足为虑。氤氲使现在已为国朝爪牙。你收了兵器,朕赦你无罪,先说说你是谁?

  京娘却看着躲于胤身后的氤氲使,那么狡猾、胆怯、污秽、又猥琐的样子,躲在那依旧堂堂,却更有威权、更加雄悍的胤背后。

  可那个胤她早已不识。

  她感觉,他们已融为一体。

  那一刻,京娘心里的感觉如地动山崩。

  那威严的大殿好似忽然裂了,残砖碎瓦一齐压下来,一切的木石埋葬了她一切的从前。

  她心中恍然地想:原来,他们已成一体。她忽然第一次冷醒地想到:没错,昭义节度使已平,淮南节度使已平,二李已平,荆南已平,周保权已平,后蜀已平,南汉已平胤越来越强大了,越来越像一个男人中的神。

  那么对于他,现在,其实已没有敌人?枉自己一直如此切切念念的担心他如幼小,可其实,他现在面对的是个无敌之境。

  他浑浊着,包容着,弥合着,氤氲着,正把整个天下如他向往般的包容于一体。只是那一体虽大,虽一切俱有,只是再没有当初那个他了

  那个她心中的他了。

  仿佛一道阳光照亮了自己脑中的灵骨。京娘忽然放手,放了她多年未曾暂弃一刻的肘间刃,失了神地一步一步向后退去。

  胤似乎那一刹那间也认出了她。可那只是一瞬间的闪亮,然后,彼此间更觉沧海遥隔,泥流滚滚。她趟不过去,他也趟不过去。

  他打了个手势,似乎想留住她细说。

  可那手势也是不彻底的。

  京娘却只在脑中轰塌着:他不需要我了,他已不再是他,我即不再是我。

  他不是我那个胤,那我又还需要他吗?

  多年重逢,原来就是这样无语倒退,全然失措的怆然着

本文链接:http://www.5xxs.net/book/481/17125.html

移动端链接:http://m.5xxs.net/book/481/17125.html

请记住《京娘》 首发域名:www.5xxs.net。武侠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5x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