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步非烟 > 彼岸天都
 

第三章 山川不为兴亡改

步非烟 彼岸天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暮色徐徐垂落,终于笼罩了荒凉的原野。

这是大青山脉下一方平原。这里三面环山,巍峨的山峰张开一扇弧形的屏障,阻断了一切风霜严寒。屏障的另一面,一条河流静静流淌,将这片平原与更广阔的沃土隔绝开。

山峦拱卫,平原就静静沉睡在苍穹的怀抱中,远离红尘叨扰;河流滋养,上百种不知名的野花灿然盛开,将这片亘古宁静的土地妆点成无边花海。

但一月来,这人间仙境已完全改变模样。

焦灰与血腥的气息在空中弥散,暮色掩映中,铮铮敲击声,低沉的呻吟声,沉闷的挖掘声此起彼伏,不时夹杂着皮鞭撕裂皮肉的脆响,让夜色也变得阴森可怖。

一支支次第火把点亮,瞬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弧,沿着河岸蜿蜒开去,将那片土地照亮。

幽微火光下,一群衣衫褴褛的人们,正在刀斧与皮鞭的催逼下,辛苦而麻木地劳作着。

他们或艰难地举起铁锤,一下下凿向巨大的石块;或握着最简陋的工具,在地上费力挖掘;或两人一组,抬起一筐筐碎土,踉跄前行。他们瞳孔颜色各异,似乎来自不同的民族,唯一相同的,是他们脖子上系着的绳索,和手臂上蛇形的烙印。

大片的花海与沃土已完全消失,只剩下土地烧灼后的裂隙,纵横交布。裂隙中央围拱着一方巨大的深坑,尘土满身的人们还埋身其中,不住挖掘。不知要挖到多广,也不知要挖到多深,仿佛要将这块平原整个掘穿。

深坑旁边,已经建起了一座巨大的高台。高台完全由十人多高的汉白玉巨石砌成,斧凿成巨大的天之阶,伸向苍茫的天际。

重劫跪倒在洁白的石阶上。

他一手抚在胸前,虔诚宛如这片大地,恭顺地臣服在高远的夜幕之下。

那是浩瀚的苍穹,是时空尽头的永恒之处,是传说中神明的栖息之地。

他每在石阶上踏上一步,便深深跪拜一次,每一次跪拜的姿势都略有不同,象征着不同的供奉与虔诚。那是千万年传承下来的,只有寥寥几个人才懂得的上古之礼,传说那是非天族裔跪拜永恒的神衹——梵天时所用的礼节。

他缓缓抬头,眸子几乎同脚下的石阶一样苍白。

阶梯尽头,那面巨大的亡灵之旗正临风飞舞。墨黑色的旗帜在夜风中张开无尽阴霾,仿佛九重天外的夜色都在此刻崩塌,碎浪般倾泻下来,将整个大地覆盖。

然而,即使是如此深邃的黑暗,仍无法包裹一个清明如月的影子。

一袭长长的白衣,漠然危坐在亡灵之旗下。

杨逸之。

他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衣衫从台阶的尽头垂下,仿佛一汪浅浅溪流,同夜空中的迷雾交织在一起,在亡灵旗帜下轻轻浮动。

这便是黑夜中唯一的皓洁,却是那么的孤独,悲伤。

重劫终于来到了阶梯的尽头。

他抬头,注视着高台顶端的杨逸之,嘴角挑起一抹微笑。他并没有急于完成最后一次叩拜,而是回头俯瞰那片被火光照亮的大地。

那些日夜劳作的人们,此刻显得那么渺小,就像一只只火光下的蝼蚁,在皮鞭与刀斧的催逼下,苦苦挣扎。有人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却立即被无情的皮鞭撕开血肉,另一些人再也无法承受肩头的重量,刚一松手,就立即被巨石压倒,吐出污浊的血。

秽血在暗红的土地上溅开,尸体被迅速拖走,抛弃在河水中,瞬间就被湍急的河水带走,没有了踪迹。

重劫微笑着看着这一切,眼中没有丝毫怜悯。

在他看来,世间一切之人,都是蝼蚁。

这些苦工,全部来自于那些归顺的部落。在蒙古大军的武力催逼下,他们烧毁了自己信仰的神明,杀掉所有僧侣和不肯屈服的亲人,却仍然躲不过灭亡的命运。

既然宣誓效忠梵天,就必须奉献出自己的一切。

力量、健康、血肉、生命。

重劫满意地看着台阶下那片巨大的深坑。

这便是地基。

三连城的地基。只有根基足够深,深到洞穿地脉,才能修造出永恒不破的都城。

笑容,浮现在重劫通透的眼底。他收回目光,重新跪倒在杨逸之脚下,久久伏拜,仿佛要用自己的身体,温暖他脚下冰冷的石阶。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抬起头,注视着杨逸之:

“我的供奉,你满意么?”

杨逸之不答。

重劫伸手,轻柔而虔诚地拾起身前的一抹白色——那是杨逸之垂在王座旁的手。

这只手宛如白玉一般,呈现出月光般至纯颜色,却在手腕上,镂刻着一缕格格不入的伤痕,蜿蜒如蛇,深可见骨。

重劫垂下头,将那只手握住,轻轻放在自己唇边。蛇形伤痕在月色下透出诡异的微光,返照在重劫苍白的面具上。

他低声道:“看,这是我为你修建的都城,永恒不灭。”

他霍然抬头,那一刻,他脸上的微笑褪去了恶魔的讥诮与残刻,显得如此纯粹,仿佛只是一个等待别人判决的孩子:

“喜欢么?”

杨逸之寂寂无言,他已消解了人类所有的喜怒哀乐,仿佛一片自天地初生时绽放的莲蕊,一尘不染。

一如他曾经对第一代的非天之王所说的那句话:

——孩子,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永恒的。

他的目光,带着神明的洞悉,穿透了辉煌与荣耀的诞生,看到了破败与颓废的灭亡。

是的,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即便是神,也会天人五衰,再入轮回。所以,他静默无语,不因此而喜,亦不因此而悲。

良久没有等到回答,重劫抬起头,若有所悟:“哦,我忘了,你还是神。”袍袖挥动,高台之上,忽然出现了七只陶罐。

每一只陶罐上都雕了一只眸子。或漆黑、或火红、或碧绿的眸子,都由最通透的宝石镶嵌而成,在微淡的星辉下,闪着诡异的光芒。

重劫伸手,揭开一只陶罐。一只黑色的三角形蛇头立即暴起,窜出陶罐三尺多高。它额头上突起一寸余长的肉冠,点染着金色的斑纹。原本的眼珠已被剜去,只剩下两个诡异的空洞,在遍体金斑的映衬下,透出魔神般的恐怖。

在传说中,它被称为“妖夜的恶魔”。

但面对着重劫,它的凶恶却全都化为了战栗,它瑟缩着,想缩回陶罐中,却又不敢躲闪重劫伸过来的手,被他一把拎起,将毒牙凑在裸露的手臂上。

毒蛇猛地蜷起,一口咬住了重劫的手腕。

他洁白到几乎通透的肌肤,立即被一股漆黑的蛇毒污染,蛇毒沿着他的血脉,急速地扩张着,直指心室。

重劫仿佛被一柄巨大的虚无之刃斩中,骤然躬下身去,不住颤抖。

他另一只手用力扼住自己的咽喉,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缓解所受的痛苦。但那痛苦自他的灵魂深处冲出,完全不可抵抗,顷刻之间,他苍白的衣衫已完全濡湿。

良久,他的脸色渐渐恢复了平静。那条漆黑的蛇也仿佛被抽干了所有了力气,啪嗒一声掉在台上,委靡不振地慢慢游回了罐中。

重劫喘息几口,慢慢揭开了第二只陶罐。

每一只陶罐中栖息着一只从地狱深处潜来的恶魔,每一只陶罐代表着众生所犯下与正在承受着的一种罪行,每一只陶罐便是非天之王苦行时许下的大誓愿。

我将在众生之苦上履行,众生所受之苦,我皆承受。

终于,地狱中的七条恶魔一一在他手腕上印下狰狞的伤痕,重劫的生命几乎已完全枯败,银白色的长发也化为一团灰垩。

但他的眼中透出一丝微笑,因为他可以敬奉神衹了。

他小心翼翼地拉起杨逸之的手腕,宛如妖夜的恶魔一般,用牙齿在蛇形的伤痕上咬开一个小小的口子。

鲜血溢流而出,宛如朝霞,横抹在东天的青紫之上。

重劫用破碎的手腕压上杨逸之的伤口。脉搏跃动,乌黑的血液从他腕中急涌而出,灌入杨逸之的体内,立即融化无痕。

杨逸之如蒙电击。

神明般的平静与尊严自他身上消褪,他也和重劫一样,痛苦地躬下身子,瑟缩在宽大的白袍中。

荒原上的夜风倏然强劲起来,将他的束发吹散。漆黑的长发在空中猎猎飘扬,与那面亡灵旗帜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此刻,他已不再是神衹,而是一个承受着非天之王一样痛苦的凡人。

在点点星光之下,苍天折射出灰烬般的颜色,似乎也在哀悼神衹的痛苦。

重劫笑了。

这是他的供奉。七重恶魔之蛇的血,能造就一位神衹,也能归化一个凡人。

于是,神衹的力量褪去,这具肉体又暂时归于杨逸之,那个充满悲悯的男子。

梵天的祝福已经出现,重劫本不需要再承受这种苦行,但他却仍不惜用自己的血液来饲养七种恶魔之诅咒,只为了在他愿意的时候,让杨逸之重回到这个世上。

只有一刻钟的时间,杨逸之能保持清醒的神识。

一刻钟,足够他看清楚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苦难。

也看清,他为他所作的一切。

重劫喜欢看到杨逸之此刻的表情,每次他制造出伟大的苦难时,他都不惜承受刻骨的剧痛,用苦行的力量,将杨逸之的灵魂唤醒。

他喜欢看到这个人,悲悯却无能为力。

杨逸之缓缓自白袍中抬起头,狂风将乱发吹散在他脸上,让他看去虚弱而悲伤,一如孤独悬在天际的那抹月痕。他的目光越过苍茫的夜色,搜寻着在深夜中挣扎劳作的人影。

重劫在他身前跪了下来,捧起他垂在地上的衣袖,虔诚亲吻。

他的声音温柔而残忍:“看到了么,这就是你的力量。”

“你的信仰者,用他们的虔诚建造一座永恒之都,来敬奉你。”

杨逸之身躯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这一切的根源,原来是他么?

在他沉睡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缓缓闭上眼睛,不忍再看一眼。

重劫的微笑更加生动,这便是他虔诚苦行的结果,连神衹都无法改变。

他突然起身,挥手,将那面飞扬的黑色旗帜摘下,轻轻捧在杨逸之面前:

“这就是我为你准备的世界。”

苍白的手指沿着旗帜的纹路缓缓勾动,一点点描绘出无限广大的版图:“凡被鲜血染红处,就是我为你征服的土地。”

“所有的人,都将用鲜血与秽土来供奉你,供奉天地间唯一的神明。”

杨逸之的目光有些生涩,迟疑地打量着重劫手中的旗帜。

渐渐的,他辨认出那些图案代表的疆土。

——长城以北,几乎都已化为一片血色!

他的眉头不禁紧紧蹙起,难道,在他沉睡的这段时间内,世界已经崩坏如斯了么?

重劫笑了,手指向西移动,骤然停驻在一个还未被血色沾染的点上。

这是北方一片血色海洋包围中,唯一的孤岛。而这一点却又是那么的不显眼,若不是刻意指出,谁也不会留意它的存在。

“这是我们在北方的最后一站征程。达尔城。”

他长长的指甲在旗帜上轻轻叩击:“达尔城,大地尽头的一座小城。它之后,便是无尽的沙漠。这座城是斡良部落的聚居地,地势虽偏僻,却因为出产一种矿藏,变得极为富裕。城中居民有五千三百余人,皆信仰拜火教,在此生息已久,与蒙、藏、汉及西域各族贸易,已有百年未遭受过战火的侵袭。达尔城居民安居乐业,丰衣足食。”

他深深注目杨逸之:

“七日后,五千三百余条生命,将承受梵天的震怒。”

“也就是你的震怒。”

杨逸之凝视那张血痕斑驳的地图,一时无言。

重劫的手继续向下,将折叠的地图展开:“之后,北方就已统一。短暂的休憩后,我们的大军将挥师南进。”

他的手指越过地图上的长城,寸寸抚过明朝的版图:“那是你来的地方。”

“这一次,数千年不灭的伟大民族,辉耀东方的璀璨文明,亿万人生息的丰饶家园……都将跪拜在你脚下。”

马鬃编织的旗帜在他的抚摩下,发出刺耳的响声。

——这就是我为你准备的世界。

夜色,更加深沉,亡灵之旗的阴霾下,重劫抬头微笑,一字字道:“你,喜欢么?”

他依旧保持着跪拜的姿态,耐心等待着,等着玩赏他的痛苦,他的愤怒。

杨逸之久久无言,只发出一声苍凉的长叹。那叹息之声,却也无法从寂寞的高台传下去,传到这片正在承受苦难的大地上。

他眼中的神光渐渐黯淡,似乎在短暂清醒后,又要沦入神的掌控。

“又要沉睡了么?”重劫索然起身,脸上带着意犹未尽的憾然。他伸出手,似乎要触摸眼前这饱受摧残的面容。

那不是神明冰冷的容颜,而具有着人的温暖,人的喜怒哀乐。

重劫久久凝望着他,轻轻叹息:“说吧,说你的愿望。”

杨逸之正在涣散的目光中,透出一丝错愕。

重劫看着他,嘴角挑起,牵扯出讥嘲的笑意:“我应该感谢你,不是么?”

笑容缓缓沉沦,在他眸子伸出凝结成两柄残忍的尖刀:“正因为有了你,我们的军队才能屠城灭国,战无不胜。”

“是你,在涂满鲜血与秽土的旗帜上,印下祝福。”

“是你,让世界化为战场,骸骨支天,血流成河。”

杨逸之猝然合眼,这些话让他感到了锥心的刺痛,无法承受,却也无法摆脱,只能任它一字字,在心中划出深深的血痕。

重劫细细玩赏着他的痛苦,得意地道:“所以,为了表彰你的功绩,在你沦入沉睡前,允许你说出一个愿望。”

“若这个愿望让我感到有趣,我就答应你。”

杨逸之垂下头,轻轻喘息,他的身体在夜风中不住颤抖,挣扎着让自己保持片刻的清醒。

突然,他一把握住重劫的手,艰难地抬起头,一字字道:

“我要见她。”

重劫一怔,似乎还未他话中的涵义。片刻之后,更多的错愕在他脸上浮现:“你要见她?”

杨逸之艰难地点了点头。

嫉妒、怨怒、不甘宛如澄潭中的波澜,从重劫眼底深处一闪而过,一点点化为尖锐的讥诮。

他轻轻推开杨逸之,淡淡道:“你会见到她的,当你再度苏醒时。”

本文链接:http://www.5xxs.net/book/467/16929.html

移动端链接:http://m.5xxs.net/book/467/16929.html

请记住《彼岸天都》 首发域名:www.5xxs.net。武侠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5x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