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萧逸 > 甘十九妹
 

四十

萧逸 甘十九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上一章:三十九

下一章:四十一

华灯初上。

六角亭早已备好了一桌丰盛的筵席,亭子的六个角上,每一边都垂坠着一盏光华灿烂的琉璃吊灯,由此而放射出来的光华,恰如子夜寒星,渲染得这地方里外都似着上银色。

大公主、二公主早已在座。

亭子里,除了彩氏三姐妹之外,没有任何人。

甘十九妹同着彩姐儿一脚踏进了这片院子,遂即揭下了脸上的面纱。

二公主银珠首先站起来笑道:“三丫头来了。”一面说,她忙即站起迎出。

二女见面,手拉着手,说不出的那种快乐喜悦。

金珠由位子上站起来,冰冷的脸上总算也沾了一些笑容!

甘十九妹赶上几步道:“大师姐,对不起,我来晚了,师父呢?”

金珠坐下来,冷冷地道:“轩主如今功力日高,最近又在练习辟谷之术,间月才进食三日,现在正在练习静坐沉息之术,要一个时辰之后才能走动。”

甘十九妹点头道:“原来这样,师父的功力可是越来越高了。”

银珠拉着她的手道:“快坐下来吧,我的好妹子,咱们可是好久没有聊聊啦!”一边说,便将甘十九妹拖在位子上坐了下来。

甘十九妹道:“二位师姐对这边的口味还吃得来吗?我特别关照厨房,要他们准备几样可口的菜肴,但愿二位姐姐喜欢才好。”

银珠一笑道:“怪难为你的。”一边说,伸手揭开了面前银器的盖子。

闪亮耀眼的银钵里,盛着一只香啧啧的鸭子。

“嗯,好香!”银珠道:“黄澄澄的,这是怎么弄的?光嗅味道已经知道好了!”

甘十九妹一笑道:“我知道二师姐要吃鸭子,所以特别叫他们准备下来的,这是真正北京的‘白毛鸭子’,用熊掌山口蘑,慢慢煨出来的。”

银珠笑嘻嘻道:“难怪味道这么好呢!”

甘十九妹见金珠死板板的脸上不着丝毫笑容,只不过瞟了那鸭子一眼,又把眼睛移向别处。

甘十九妹心里会意,遂即笑道:“还有大师姐爱吃的‘清蒸豹胎’,我也叫人准备下来了。”

“啊?”一丝惊讶,显现在金珠的脸上:“真的?你怎么找着的。”

(按:“豹胎”与“熊掌”、“燕窝”、“猩唇”、“驼峰”、“猴脑”……等共列为海内八珍,惟怀孕之母豹难觅,味成绝响,较其它各样,更加珍贵万分。)

甘十九妹内心暗笑道:“我只是当你是个木头人呢,原来你也有感兴趣的事情。”心里想着,遂即笑道:“大师姐先不要问我怎么找到的,看看是不是就知道了。”

才说到这里,即见彩氏四姐妹之一的二姐彩莲儿啊了一声道:“菜来了。”

边说边自奔出亭子,穿过一道朱廊,就在通向朱廊一端的月亮洞门处,两个青衣小婢合捧着一具银器,那是一只承托在紫檀本架上的银盘,上有覆盖,盖边铸有两条戏珠的银龙。

只看这盛器,已是价值不赀,大大透着不凡!

彩莲儿由两个小婢手上接过了银盘,小心翼翼地捧着一直来到六角亭内。

银珠笑道:“大师姐的‘口福’来了!”

说时,彩莲儿已把这只银盘轻轻地放下,甘十九妹一笑,道:“揭开盖子,让大公主瞧瞧。”盘盖揭开,现出了盘子里热气蒸腾的珍肴。

金珠身子微微前探,鼻子嗅了一下,点头道:“果然不错,还是个‘阳胎’呢!”说到这里,那张冷漠的脸上,才浅浅地着了一些笑容,点点头道:“谢谢!”

甘十九妹道:“大师姐用不着客气,这盘豹胎,不过才用了一半,尚有一半,小妹命人陈置在冰窖里。大帅姐什么时候想吃.随时就可以命人调弄。”

金珠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为这东西,你花了不少工夫吧?”

银珠啧啧两声道:“你们可真是残忍,为了一时口腹之欲,居然忍心下手杀害一只怀孕的母豹,啧啧!”

金珠冷哼了一声:“二妹这话就错了,天生万物,哪一样不是为了人,就是动物本身,又何尝不是弱肉强食,人也不例外。”

银珠挑了一下柳眉,说道:“话是不错,可是……这种吃法儿总是残忍了,尤其是三妹。”眼睛一膘甘十九妹,微笑道:“你一向不是心地挺软的吗,怎么会……”

甘十九妹道:“二姐责的是,但是却有所不知,老实说,这道菜亦非是我孝敬大师姐的。”

“哦,”银珠道:“那又会是谁?”

甘十九妹道:“是阮行那个奴才。”

金珠聆听之下,木讷的脸上,轻着了一些笑容,情不自禁地点了一下头。

银珠冷笑一声道:“这家伙一心一意只知道讨轩主与大师姐的好,哼,马屁精。”

金珠颇不以为然地摇摇头道:“二妹怎么可以这么说话,阮头儿对丹凤轩,说得上忠心耿耿。就拿这一次奉令陪侍三师妹来说吧,他的功劳可是不少。”

银珠一笑道:“我不过是一时气话而已,谁不知道她是大师姐保举进来的人呀?”

金珠冷冷地道:“我对轩里的人,一视同仁,二妹以后不要这么说话。”

银珠想不到自己姐妹说着玩玩,这位大师姐竟然也会当真。当下只得笑笑,不便再说什么。

甘十九妹发觉气氛不合适,忙即打圆场,笑笑道:“二位师姐快用饭吧,等一会菜就凉了。”

银珠笑道:“你不提我还忘了,我还带来了一瓶轩主自制的‘百花佳酿’,是特地送给你喝的。”说着拍了一下手道:“彩莲儿,你到我房子里去把我那瓶好酒拿来。”彩莲儿答应一声,转身而去。

这里彩家另外三个姐妹侍候着三位公主用餐,金珠独自享受那一盘“豹胎”,银珠吃“口蘑鸭子”,甘十九妹却只找一些清淡的下箸。

须臾,彩莲儿回未了,拿来了一个白泥封日的瓶子,为各人斟上一盏,一时香气四溢,整个亭子里弥漫起一种醉人的醇香,确确乎大异寻常。

甘十九妹知道轩主本身并不嗜饮,所酿制百花佳酿,一年一次,遍觅百花之蜜。去芜存菁,加入少许异果,用特殊方法加以酿制,一经服用,对于练功人大有裨益,是以,她虽素来不擅饮酒之人,也乐得饮上一盏。

一席酒饭吃到皓月高悬,才尽兴而散。说到“尽兴”二字,似乎只适用于银珠,对于那位大公主金珠来说却是不然,除了对那一盘珍肴感觉兴趣以外,别的什么,都好像并不能提起她的兴趣似的。饭后,由彩家四姐妹侍候着,把杯盘撤了下去。

银珠道:“哦,今天这顿晚饭吃得好舒服!三妹,自从你离开之后,这些日子以来,我天天都在想着你,今天晚上我们可要好好地聊聊。”

甘十九妹道:“我也正有此意。”忽然心里想到了什么。转目看向金珠道:“不知道关于进攻清风堡之事,轩主和大师姐可有什么指示没有?”

金珠摇摇头道:“这件事轩主已有万全高见,到时候她自然会关照下来,今天晚上不会有什么事。”

甘十九妹道:“那么大师姐呢?”

“我吗?”金珠眼睛缓缓地在她脸上转动了一下:“我倒是有几句话想跟你谈谈。”

甘十九妹一愣。道:“大师姐有话直说无妨。”

“哼!”金珠摇摇头:“今天罢了,改天我门再说吧。”

说罢缓缓站起,也学着“丹凤轩主”水红芍的样子,把一只瘦白的手缓缓探出,彩姐儿忙赶上一步伸腕架往。金珠就这般,木乃伊样的缓缓踱出亭外。

甘十九妹站起来,恭敬地欠身道:“送大师姐。”

“罢了,”说了这么一声,她头也不回的,拖着长长的衣服,老佛爷也似地去了。看着她的背影。银珠撇了一下嘴角,冷冷一笑。

甘十九妹看出不对,遂向着侍奉在亭内的另外彩家三姐妹挥挥手道:“你们都辛苦了,也该去歇歇啦!”

银珠道:“对了,你们都下去吧!”

彩莲儿以次三个姐妹相继跪安之后,遂即站起来告辞步出亭子。这会儿可就只剩下了甘十九妹与银珠姐妹两个。银珠这才无所忌讳地冷笑一声道:“有什么了不起嘛,大家都是同门师姐妹,于嘛偏偏要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了,好像就只有她高高在上似的,我就是看不惯这一套,哼,真把人气死!”

甘十九妹一向与这个二师姐要好,过去在轩里,二人最谈得来,无话不谈!听她这么说,甘十九妹微微一笑道:“你这又何必生气,这还不是她的老毛病。”

“老毛病?凭什么就该这么作威作福的?啊?我们就是天生的受气呢?就该看她的脸色?”

银珠越说越气,挑着一双细长的眉毛,那双剪水瞳子里交织着一派凌人的盛气,那副样子像是随时一点火就将大发。

甘十九妹轻轻拍了她肩膀一下道:“二姐,算了吧,见怪不怪,其怪自败,何必呢!”

银珠睁圆了的一双瞳子缓缓收了一些,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声道:“其实我还不是只能背后发发牢骚而已,连师父她老人家都吃她这一套,我们姐妹还能怎么样?还不只有干瞪眼的份儿!”

甘十九妹轻叹一声道:“这话也是,只是轩主为什么也容忍她这样呢?”

银珠挑了一下眉毛,冷冷道:“你还不知道呀!”

甘十九妹道:“知道什么?”

银珠道:“师父不是说过吗,她老人家说只有大师姐生性最纯最冷,永远不会受到外界干扰,是她最忠心不二的入室弟子3

甘十九妹点头道:“这个我知道。”说到这里像是忽然触发了什么,缓缓地低下了头。

银珠显然还没有发觉,谛听之下,冷笑一声道:“师父也太偏心了,怎么大师姐忠心不二?我们难道就三心两意?真太气人了!”

甘十九妹苦笑道:“师父既有此一说,想是别有所见,也许她老人家说的是真的,大师姐对于本轩的确是运筹帷幄,建功不小。”

“哼,你这是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银珠撇了一下嘴,冷冷地道:“要说忠心不二,建功最大,这一次谁又比得了你?大师姐她就会在背后出出主意,丹凤轩有今天这个排场,还不是你一手打出来的吗?”

甘十九妹说道:“可是大师姐的计划,也功不可没,我只是奉命行事,照方抓药罢了。”

银珠又气又笑地白了她一眼,笑嗔道:“没见过你这种臭好人,我在这里为你一个劲儿的气不平,你自己却不把当回事儿!好吧,你不气我也不气,真是!”

甘十九妹道:“二师姐对我好,我心里自然有数,只是……唉……我……”顿了一下,她苦笑着又摇摇头道:“我实在不知道该要说些什么才好……我只是觉得师父眼睛雪亮,咱们任凭什么心事,也别打算能瞒过她老人家,就是大师姐那边,也不容易混得过去。”

银珠心里一动,奇怪地看着她道:“听你口气,真好像你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说到这里,好像是忽然触发了一件心事,紧张地抓住了甘十九妹一双肩头。“哦,妹子,我好像听说了一些什么,难道这件传说是真的?”

“什么事?”甘十九妹不解地道:“你听见些什么事?”

“这……”银珠左右看了一眼,喃喃地道:“是真是假,我可是不知道,我只是听说你今次出外好像不大对劲儿……”

甘十九妹道:“二姐有话直说,你听说过些什么?”

银珠一双眸子在她脸上转了一转,说道:“听说你最近心眼很活,好像忘了师父对你的关照。”

甘十九妹否认道:“我哪里敢!”

银珠握着她一只手:“听说银心殿那位少主樊银江你是存心放他逃走的,可是?”

“胡说!”甘十九妹脸上现出一抹冷笑:“这是谁造的谣?”

银珠想了一下,摇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是听见了这个风声。师妹,咱们俩可是情同手足,无所不谈,你要是心里有什么话:可得跟我实话实说呀,你可不能瞒着我呀!”

甘十九妹摇摇头道:“我不会……”

说到这里却禁不住由心底发出了一声叹息,那双大眼睛里顷刻之间聚满了泪水,由不住缓缓低下头来,这副姿态一经看在银珠眼睛里,禁个住吃了一惊!

“三妹!你怎么了?”

“我……没有……”

一边说,脸上情不自禁地现出了一丝笑容,只是那种笑太勉强了。

“不对!”银珠紧紧地握住她一只手:“三妹,你心里一定还藏着什么事没有告诉我……快点说,告诉我!”

甘十九妹缓缓抬起头来,二女目光相对,四只眼睛交接在一起,甘十九妹说不出的像是受了什么委屈,忽然眼圈一红,两颗晶莹透剔的泪珠,由瞳子里涌了出来。

“啊,你这是怎么了?”银珠吓了一跳:“你可是受了什么委屈,是谁欺侮你了?”

甘十九妹摇摇头,微微嗔道:“别瞎说了,谁能欺侮我。我只是心里难受……”

银珠愕了一下:“可是为什么呢?”

甘十九妹反手握住这个顶疼她的二师姐:“二姐,我要是把心里的话告诉你,无论你赞不赞成,你可不能对外人说,要不然,我可是一个字也不说。”

“哎呀三妹!”银珠蹙着双眉道:“怎么现在你连我也信不过了?真的……”左右看了一眼,她小声道:“这里也没有外人,你有什么心里的话,就跟我说吧。”

甘十九妹轻轻一叹:“好吧,二姐,你……心里有没有想到过,咱们可能以后不再在丹凤轩里面呆下去了。”

“嗤!”银珠左右看了一眼:“你说什么?三妹,你好大的胆子!”猛地由位子上跳起来,四下里仔细地看了一眼,才又回过身子,一把拉住了甘十九妹的手!“三妹……你好大的胆子,我的老大爷,在轩主的眼皮子底下,你居然敢说这些话,你是不想活下?”

甘十妹惨笑了笑:“我是有点不想活了……怎么二姐,你害怕了?”

“唉!”银珠重重地叹了口气,左右看了几眼,才坐下来道:“我的老天,原来,那些传说竟是真的,原来你真的有反叛师父的意思……”

甘十九妹苦笑道:“不错,我心里确实这么想过,只是从来没有对外人说起过……师父,她老人家根本也不可能知道。”

银珠呆了一会儿,才似把那颗过于惊吓的心定了下来,那张黑里俏的面上,微微泛着一些白:“妹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什么时候有这个念头的?”

“就是这一次出来以后的事。”

“为什么呢?”

“不为什么,”甘十九妹苦笑了一下,说道:“二姐,也许是我这一次杀人太多了……

我……”

“傻妹子……你可不要这么想……”银珠看着她喃喃道:“师父的脾气你可知晓,咱们姐妹都在内,犯了什么别的错都好说,可就是这一样,要是她老人家一旦知道你心里生有反叛之心,那可是绝对别想活了!”

“唉,”甘十九妹期艾地道:“这个我当然知道,只是,我情不由己。”

“情不由己?难道还有谁勉强你?”

“那倒没有,是我自己勉强我自己。”

“唉,这可是为什么呢?”

“二姐,难道你心里一点感觉都没有吗?”甘十九妹眼睛显现着坚毅:“这一次我出来以后,才深深感觉到师父她老人家过去的所为,实在是……”

“实在怎么样?”

“她老人家过去的一切,实在是大错特错……而我……”浅浅叹息一声,甘十九妹显出十分沉痛的样子又道:“我却是充当了她的杀人工具……”

“你……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甘十九妹道:“我有眼睛可以看,耳朵可以听,什么又能瞒得了我?我一切都已经弄清楚了。”

银珠声音颤抖着:“你……都听见了些什么?”

“太多了……”甘十九妹微微闭了一下眸子:“她老人家的过去所作所为,实在是太可怕了……可怜那些过去冤屈死在她老人家手下的人……”她喃喃地接下去道:“可怜那些如今又冤屈死在我剑下的人……唉……我的罪孽实在太重了!”说到这里,她微微闭上了眼睛,两行泪珠却情不自禁地夺眶而出。

“唉,妹子,你可真是变了!”

甘十九妹苦笑了一下:“我是变了!二姐,如果你也同我一样,这一次杀死了这么多人,你也一定会变的……想想看,用你手里的剑,用着使人无法抗拒的‘毒’,去恣意地杀害那些善良的人……唉……太惨了,太惨了……我作的孽实在太深了……”

银珠呆了一下,道:“你都杀了些……什么人?”

“你要听吗?”甘十九妹无神地看着她:“好!我都告诉你吧。”

“先从洞庭湖畔的岳阳门说起,”甘十九妹脸上现出一抹凄惨:“从岳阳门的掌门人‘无双剑’李铁心说起,其下是该门的四堂长老。”接着她说出岳阳门彭、谢、孔、段四堂长老的名字,再下面是该门前掌门人“一鸥子”冼冰,以及该门数十名弟子……”

她历历绘影绘声,把当日杀害经过细细描述一遍。

言者痛心,听者颤然。

临终,甘十九妹深深叹息一声,又道:“就这样,岳阳门全上下老小,全都丧生在我手中。”

“这……”银珠叹了一声:“帅父复仇的手段实在也是太毒了一点……难道说岳阳门连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来吗?”

甘十九妹缓缓摇了一下头,却似忽然想起一人,呆了一呆:“不,除了一个人。”

“一……个人?”

“不错,还剩下一个漏网之鱼。”

“阿弥陀佛!”银珠脸上现出了一丝笑靥:“总算皇天有眼,为岳阳门留下一个后人,只要有一个人,也算该门祖上有幸了!”

“可是,这个人将是我们丹凤轩来日的一个大敌,”甘十九妹喃喃道:“我知道,总有一天,他将会来复仇的……”

“他是谁?”

“一个姓依的,”甘十九妹说道:“依剑平!”

“依剑平?”银珠摇了一下头:“我可没听过这个名字,你可见过他了?”

“见过。”

一提起来,甘十九妹下意识地潜生出一种畏惧,又有一种激动!如果不是过高估计对方,她感觉到这个依剑平正是她这一次出道江湖以来所遭遇到的最大劲敌。

银珠奇怪地道:“你们可曾动过手?”

“动过!”甘十九妹唇角掀起了一丝冷笑:“他实在是我这一次出道以来,所遇见过的最厉害敌人。”

银珠更惊讶了:“什么?难道说,连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我们不分胜负。”

“啊,”银珠道:“这么说起来,他倒真是一个少见的劲敌了!”

甘十九妹道:“可不是,他实在是一个令人难以捉摸的人,我曾与他定有后会之日……

那一天也快到了,那时候将是我们决定胜负生死的时候……”说到这里,微微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来,脸上现出一片凄凉:“二姐,不知你是不是有这种感觉,我常常觉得,我们的生活太刻板了,太单调了,有时候,我甚至于会想到了‘死’!”

银珠又气又笑地道:“看看你,又在胡说了!你刚才说到曾与那个姓依的岳阳门下定了后会之期,那是什么时候?”

“八月十五,中秋之夜!”

“什么地方?”

“岳阳门!”

“嗯!”银珠点点头道:“好,到时候我去助你一臂之力!”

“不!”甘十九妹摇摇头:“我要独自与他一战,不需要任何人插手。”

银珠皱了一下眉:“可是……你有把握胜过他吗?”

“很难说!”甘十九妹皱了一下眉:“他功力似乎较我略差一筹,剑法也不若我精湛,只是他却有过人的智慧,尤其是惊人的灵思……这一点似乎连我也比不上!”

银珠道:“可是,师父不是常说你最聪明吗?”

甘十九妹冷冷一笑:“可是这一次我却是见了比我更聪明的人了,我们先不要谈他,你不是要知道这一次我到底杀了多少人吗?”

银珠摇摇头道:“算了,听你说的那么残忍可怕,我真不敢再听下去了。”

甘十九妹看了她一眼:“你还没有听完呢,我一定要告诉你全部情形,你知道以后,就明白师父过去的所作所为是怎么不对了!”

银珠十分为难地笑了一下道:“好吧,你既然一定要说,我只有听了!”

甘十九妹想及前情,木然地发了一会儿呆,才继续接下去,把此行一段使命经过,详详细细讲叙了一遍,只隐瞒了与那个“尹心”的一段私情而已!

这毋宁是一段冗长痛苦的回忆,奇怪的是在当时甘十九妹执行的时候。并未感觉出什么异状,而此刻回忆叙述起来,却是充满了血腥、凄惨,谈到凄惨处简直令人不忍卒闻。

银珠聆听之后,站起来走向亭边,倚着一根亭柱,前眺着当面沉沉夜色,这一刹,她似乎整个人的心都乱了。

“二姐,你想什么?”

“唉,”银珠叹息了一声:“老实说,这会于我的心里乱透了,我真不能相信轩主是你所说的那种人……不过却又不容得我不信。”

甘十九妹道:“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再也真实不过,二师姐,我绝不骗你!”

银珠回过身来喃喃道:“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难道你真敢叛离师父?不。”她冷冷地摇摇头,又道:“就算我们两个人加起来,也是逃不过师父她老人家的手掌心。唉!三师妹,我看,你还是打消了叛离的念头吧!”

话方说到这里,就听见甘十九妹“嗤”的一声,一面向她摇一下手,示意她噤声!

银珠登时一怔,瞪圆了眼,问道:“什么事?”

甘十九妹一笑,放大声音道:“天一晚什么妖魔鬼怪,夜魔子都出来了。”一面说时,她伸手向外指了一下,遂即又道:“你等着看吧,我这就把他给赶出来。”

银珠着实吃了一惊,须知她虽然功力不在甘十九妹之下,但生性温顺,一直都在水红芍的羽翼之下从未离山一步,是以根本就不曾动过什么“叛异”念头,方才耳听甘十九妹论及,已自吓了个魂飞魄散!

须知这类事如果传人了水红芍或是金珠耳中,一经降罪下来,必是死路一条!有此一见,是以在她突然获知有人“窃听”之后,心里禁不住杀机突起!为了自身安全,她决计无论如何不能放过这个人生离此境。

无独有偶,甘十九妹竟然和她一样地抱持着同一个念头。

是时,就在甘十九妹话声方一离口的当儿,即见她娇躯轻拧,有如一缕轻烟般,已自飘身亭外。

原来甘十九妹早已窥伺了对方藏身之处,虽不敢十分确定,却也猜了个八成。现在,就见她身子乍一扑出,疾如飞鹰搏兔,猛可里直循着亭子右侧方的一座紫藤花架上扑了过去。

这一手果然厉害。

甘十九妹身势未曾落下,双手同时推出,由其一双掌心里发出了凌人的劲道。

那个隐藏在花架里的人,想是知道厉害,是以就在甘十九妹的掌力未经触及之初,先自窜身而起。那是一式“潜龙升天”之势,暗中人想是心存惊吓,不敢与她见面,身子一经腾起,捷如飞鸟般地直向右侧方遁去。

这人的身法算得上奇快无比!但是并非真正的无比,起码较诸眼前二女来说,却是要慢了一些吧。

银珠显然较甘十九妹更为紧张,这时一经发觉到果然有人,自然是不肯放过。当下一声不吭由左侧方猝然腾身包抄了过去!

夜色里,看不清这人是一身怎样的穿着打扮,总之长衣飘飘,十分飒爽!

这个人当然知道眼前两个女人的厉害,所以压根儿就没有跟二女动手的念头,身子一经腾起,倏地落下,却踩在了一棵大雪松树上的尖梢。

一坠一弹,姿态甚是生动,猝然拔起三数丈高下,直向右侧方落下来,这么一来,无巧不巧地正迎着了银珠凌厉攻势,丹凤轩嫡传武技果然大异寻常!这位二公主好快的身法。只见她曼妙的体态,有似飞云一片,猝然一闪,已迎着那人来势,纤手突扬。“叭”一掌,拍在了那人肩头之上。休看这轻轻一掌,那人竟是吃受不起,嘴里“吭”的一声,已被打得斜飞了出去。

那人虽然身上中掌,却是万万不敢还手对抗,借着银珠的掌势,足下施展出全力,蓦地弹纵而出,饶是这样,仍不能把所中银珠的掌力化解干净。

“噗通”一声。

他身子重重地摔了下来,紧接着一个快速的滚身之势,旋身三四丈以外。

这地方他万万不敢停留,身子一经落地,第二次施展出“狸猫三捕鼠”的轻巧绝技,“哧!哧!哧!”一连三个纵身已窜出这座院落。

甘十九妹同银珠焉能放过了他。

就在这个夜行人方自庆幸逃出的当儿,面前人影乍现,甘十九妹已似神兵天降般地落在了眼前。

这个人吓得“啊”的一声,瘦小的躯体,霍地向后就倒,甘十九妹一声冷哼:“你还想跑!”玉手前穿,“噗”一声,无巧不巧地击中在他左肩头上。

方才银珠击中他的右肩,甘十九妹这一掌却击中池左肩,这人身子一个踉跄,一个斤头倒翻了出去。

是时,银珠却由另一个角度,“星丸跳掷”般地穿了过来,娇躯轻盈地向下一落,正好堵住了这人后退之势!而随着银珠逼进的身势,好一大股的凌人劲道,蓦地向前袭来,这人竟是难当其冲,被逼得一连后退了好几步!

他身子尚还不曾站稳.紧跟着背后又自冲过来一股大力,把他后退的身子又推向前,偏偏当前的银珠却无丝毫放松之意。如此一来,这个人正好成了两股力道的交会之点,只把他看来瘦小的躯体冲激得滴溜溜直打转儿。无论他如何的滑溜,却抵不住四下里加迫过来的力量,只是团团打转,却休想能擅自冲出一步。

银珠,甘十九妹二女对面而立,相距不过两丈,这个人就被困在她们两者之间这块“方寸”之地。

这人一身黑衣,脸上紧紧扎着一方黑色面巾,仅仅只露出眉目。

吊客眉,三角眼!

“好大的狗胆!”甘十九妹炯炯目神,直直地盯着他:“你蒙着脸,就当我认不出你是谁了?”

这个人吓得打了个哆嗦,倏地转过身来,不意这一面的银珠,更是放他不过,就在他霍然转身的一刹,银珠猛然向前踏进一步。

仗着这一步之力,那入竟是吃受不起,蓦地发出了一声猝咳,忍不住发声道:“二位公主手下留情,是我……”

甘十九妹早已猜知他是谁,聆听之下,丝毫不以为奇,只是冷笑不语,可是银珠却大惑不解。

“咦,你到底是谁?”

“小的是……是……”

一面说,那人被迫无奈地抬起手,揭下了脸上的那一方面罩。咳!敢情是那个活死人阮行!

“是你?”银珠怔了一下,道:“阮头儿!”

一边说,她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阮行才松了一口气,由不住重重喘息一声。

“阮行,”甘十九妹那双剪水瞳子狠狠地盯着他:“你好大的胆子……”

“姑……娘……三……三公主!”阮行全身打颤地道:“我……小的……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阮行喉结咽动了一下,瞟了一下银珠:“只是来打探一下,小的不知道是二位公主在谈话,要是知道,就是跟老天爷借一个胆子,也不敢偷听……”

“哼!你好大的胆!”这一次说话的是银珠,脸上陡然间罩起了一片凌厉:“这么说,你已经听见了我和三公主说的话了?”

“这……没……没有……没有……”

一边说,阮行那颗头颅摇的就像是小鼓一样!

“没有?哼。”甘十九妹摇摇头:“这个话可是叫人难以置信!”

“真的没有!三公主,你可一定得相信我,我……不敢……”

甘十九妹冷冷一笑道:“口是心非!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这些话吗?”冷笑一声,她转目向银珠道:“二姐,这个人不能留,咱们把他给剪了!”

阮行乍闻之下,只吓得魂飞魄散,全身一连打了两个冷颤,不容他心生别念,一股冷森森的剑气,蓦地直袭过来,那双眼睛也就敏感地注意到,对方甘十九妹的一只玉手,已经握住了当胸短剑的剑柄之上。

这一惊,更不禁使得阮行如同置身寒冰!

“啊……三公主……二公主……二公主……”一面说他的一双眼神儿,转向银珠:“冤枉……二公主救命啊……二公主救命……”

银珠迟疑了一下,才向甘十九妹道:“阮头儿这次跟你出去,立了不少功劳,他又是你身边人,我看不至于……”

“二姐你有所不知!”眼睛逼视着阮行,嘴里却是在跟银珠说话:“你还以为他是我跟前的人吗?”

银珠怔了一下,道:“怎么?难道他……不是?”

“当然不是!”甘十九妹紧紧握住剑把,眼睛仍然注视着当前的阮行:“他是大师姐派来监视我的奸细,哼……我却一直把他当成了可以信赖的心腹之人!”

阮行顿时打了一个寒噤:“三公主……不……这是谁说的……这是天大的冤枉呀!”

甘十九妹冷笑道:“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有数吧、但是无论如何,你今晚上却休想逃得过我的宝剑!你死定了!”

阮行只吓得全身打颤,一双三角眼咕噜噜直打着转儿:“三公主……你不能杀我……

这……这是冤枉的,三公主要是不信,卑职可以起誓……”

甘十九妹摇摇头,冷冷地道:“用不着跟我来这一套,我看你还是从实招了吧!。

阮行嘴里怪委屈地叫了一声三公主,只觉得双膝一软,扑通跪倒在地,一时频频磕头不已。银珠见状,一时心软道:“算了,三妹,也许是你误会他了,我看他还不至于……再说距离这么远,他又能听见什么?”

阮行听银珠这么一说,更不禁频频叩头不已,一时涕泪交流不己!

“没有用,阮行!”甘十九妹喃喃道:“我已经把你摸得太清楚了,念在这几天你跟我一趟,就让你自己来个了断吧!”

阮行聆听之下,忽然止住了泣声,那张瘦脸一刹时变得雪也似的白。

“三公主,你不能对我这样!”一面说,他缓缓由地上站起来:“我阮行来到丹凤轩,少说也有十年了,素日对轩里可称得上忠心耿耿,二位公主若不信可以去问问轩主和大公主就明白了,嘿嘿!有功不赏,无罪要杀,这个差事可是不好当,三公主,卑职斗胆,可请你一同到大公主那里去评评理了!”

甘十九妹看了银珠一眼,微微一笑,说道:“怎么样,二姐,现在,你总应该明白一切了吧?”

银珠将信又疑地道:“难说他真的是……大姐派来监视你的?”

甘十九妹冷笑道:“这还错得了?”

话声方住,即见阮行霍地身子一躬,箭也似地射空直起,直向着侧面院墙纵去。

然而,他的这一点心思,却早已在甘十九妹预料之中,随着阮行腾起当空的身势,即见她右手倏地向外一翻,“噗”一道光华,电闪而出!

迎着阮行腾起当空的身势,这道光华恰似掠空而过的一颗寒星!这一式短剑出击,与她最拿手的那一手“星鸟出袖”的绝招“剑星寒”,看来真有异曲同工之妙。

时间,部位,配合得那般恰恰凑巧。

阮行腾起当空的身子,不过才拔了起来,遂即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由空中直坠了下来。

“噗通”一声,坠落地上。

二女一左一右,几乎是同时纵身过去,却见阮行身上颤抖着弯身坐起,不过才坐起一半,却又直直地倒了下去,在他前心要害之处,插着革十九妹那口银光闪烁的短剑,由于力道至猛,那口短剑剑锋深深陷入,几至没柄,大片鲜血,在甘十九妹猝然拔起的剑锋之下就像箭矢也似喷了出来。

阮行怒目凸睛,状极狰狞,张开嘴,他嘶哑地说了几句,却也不知道他说些什么,却涌出大口鲜血,紧接着一头倒于血泊,遂即一命呜呼!

银珠似乎吓了一跳,伸手探了一下他的鼻息,惊道:“呀,他死了!”

甘十九妹冷冷一哼,道:“本来,就是要他死的。”

银珠左右看了一眼道:“要是被人看见可不知怎好?我可有点担心!”

甘十九妹怅惘着轻叹一声,无论如何,她曾与阮行共处一段时日.对方也曾是自己得力的手下,此刻上天竟然安排自己亲手把他结果,确是十分凄惨之事。

她默默无言地走过去,提起了阮行的尸首,银珠赶上几步道:“你怎么处置他?”

甘十九妹伤感的道:“这里三面濒水,只有把他丢进湖里去了!”

银珠道:“好主意!来,我给你把风。”

话声一落,相继隐身暗处。

※  ※ ※

一阵水花溅起,吞噬了阮行僵直的尸体!

湖风轻泛,水面上起了片片涟漪。

这濒水之滨,已有些初秋的寒意!

明月当头,前瞻着洪泽湖浩瀚的湖水,一片烟波,展延无际,点点渔火,就像洒落在穹空的繁星,恰如明灭脑海的无限记忆,你似曾相识,却无从记忆!更不可捉摸!

二女并肩在湖边漫步行着。

甘十九妹含有伤感的语气道:“二姐,你已经可以看出来我急于脱离师门的决心……今夜我杀了阮行,大师姐早晚必能猜知,绝不会与我善罢干休的,我的处境越来越危险了!”

银珠道:“大师姐的确是一个工于心计的人,你可要小心提防着她一点。不过,所幸轩主对你还一力倚重呢,就算大师姐放不过你,只要你咬紧牙,给她来个死不认账。我看她对你也是无可奈何!”

甘十九妹摇摇头苦笑了一下:“二姐,不是说你,虽然你比我早入师门,可是对于师父,我自信却要比你摸得清楚一些。”

银珠一笑道:“当然,谁不知道轩主最疼你,你是她的宝贝心肝儿!”

甘十九妹冷冷地道:“但是这一次却有些不同了!”

“什么地方不同?”

“因为师父已经看出来了。”

“看出来什么?”

“看出来我已有叛离之意。”

“不会吧!”银珠颇是纳闷地道:“我倒是一点也没有看出来。”

甘十九妹叹了一声:“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我了解师父,比你要清楚得多,她老人家越是有什么疑惑之事,她越是放在心里,外表上一点也看不出来。”

“可是,你又根据什么,认为她对你已生疑心?”

“凭她老人家那双眼睛!”甘十九妹喃喃地道:“我对她老人家的眼神儿,认识太清楚了!”

微微停了一下,她接下去道:“……二姐,你应该不会忘记一件事……”

说到这里,她脸上猝然现出了一阵惊悸神色。这件突然忆起的事情,使得她有些毛发耸然。

银珠见她如此,不禁吓了一跳,道:“什么事?”

甘十九妹眼神里充满了惊惧:“你应该还记得,红姨她是怎么死的?”

红姨本名李秀姑,外号叫“红叶仙子”,据说是“丹风”水红芍的同门小师妹,然而,这位小师妹却一直住在丹凤轩,一身武功有一多半是水红芍这个大师姐传授的,平日与银珠、甘十九妹相处,亦不自恃长辈身分,因而二女对她甚是乐于亲近。

是以,甘十九妹忽然提到了她的死因,不禁使得银珠为之大吃了一惊。

“哦……”她喃喃地道:“你怎么会想到了红姨?她不是染患了‘桃花毒瘴’而病死的吗?”

甘十九妹苦笑了一下,转身步向柳荫之下,在一堵大石上坐下来。银珠也跟过去坐下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银珠实在有点迷糊了:“谁不知红姨是病死的!你怎么说不是?

莫非这里面还有不为外人所知的隐秘不成?”

“当然!”甘十九妹冷冷一笑:“二师姐你为人太过敦厚,什么事都不太用心去想,有关红姨的死,你仔细想一想就知道了。”

银珠脸色微微一变,低头寻思了一下:“这倒是怪了!我记得红姨有一次深入桃山,返回之后不久,就病倒床上,过了没有多久,她的病势才发作,全身水肿……那时我还奉师父之命,在病榻侍奉她……后来没有过几天她就死了!”

甘十九妹苦笑道:“不错,但是你可注意到她的病情有什么症状?”

银珠道:“全身红肿,遍体桃花红斑,正与传说中的桃花毒瘴没有什么两样。”

“我看就不一样!”

“不一样?”银珠一笑,道:“三丫头,你要这么说,我可就不服气了,那两本《百毒真经》,你读过我也读过,每一页我都能讲得出呢!”

“好!那我倒要考考你了,二姐!你说说看,中桃花毒瘴的症状!”

银珠道:“我刚才已经说了。”

甘十九妹道:“但你说得不够仔细。”

银珠一笑,道:“好吧,那我就背诵给你听。”

说罢,她闭目微微思忖了一下,遂即背诵道:“面肿,身肿,身泛桃花之红,时呕吐,冷热不定,清醒时能说擅道,背发奇痒而终,还有……”

“够了!”甘十九妹插口制止道:“你果然记得清楚,这些已经足够了!”

银珠道:“这些现象,红姨都有。”

“不一定!”甘十九妹冷笑道:“你既是侍奉红姨病榻之人,我倒要问问你,红姨可曾经醒过?”

“这,”银珠仔细寻思一下,摇摇头道:“这一点我倒是没有注意!”

甘十九妹冷冷一,笑:“她可曾跟你说过一句话?”

“这……”银珠摇摇头道:“没有,不过,是师父关照我不要跟她说话的。”

“不错,可是师父并没有关照她不准说话……再说!”甘十九妹进一步,抽茧剥丝地道:“这显然与病情不符!”

“咦?你这么一说,我才好像想起来,是有点不太对,她好像从来没说过话。”

“不是她没说话,”甘十九妹道:“是她不能说话。”

“不能说话?为什么?”

“因为她舌头肿胀,根本就说不出一个字来。”

“哦,对了!”银珠似乎还依稀记得这件事:“我记起来了,红姨当时情形,的确是这样,记得有一次我喂她喝水,她张开嘴,我才看见……她是舌头肿了,肿得又红又大。”

“这就对了,”甘十九妹道:“桃花毒瘴的症状之中,何曾有这么一点。”

银珠甚是纳闷地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真有点疑心了……这么看起来,果然与症状不符,那你看红姨她到底是怎么死的?”

甘十九妹冷笑道:“如果我告诉你真实情形,你一定会吓一跳……红姨是中毒死的!”

“中……什么毒?”

“青蛇涎!”

“青……蛇涎?”银珠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那不是师父所收藏的最毒的毒药吗?”

“本来就是。”

“可是怎么会……”

“我说是傻二姐!”甘十九妹道:“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红姨本来就是被轩主谋害的……这件事我原以为我们姐妹三个都知道,原来你毫不知情!”

银珠怔了一下:“这么说,你是早就知道了?”

甘十九妹点点头道:“我早就知道了。”

“大师姐呢?”

“她当然早就知道了,”甘十九妹一笑:“非但她早就知道,而且这件事还是她一手布置的呢!”

银珠怔了一会儿,苦笑道:“原来你们都知道,就是我一个人不知道……真的不敢想,师父和大师姐竟然会下这个毒手!红姨是师父同门师妹,她……竟然会狠得下心?实在是太可怕了!为什么呢?”

甘十九妹冷冷一笑:“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银珠漠然地摇摇头:“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在我印像里好像她们姐妹过去一向处得极好,只是后来好像彼此有了些隔阂!”

甘十九妹道:“问题就是出在这个隔阂之上!”

银珠真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睁着光溜溜的一双大眼睛,直直地盯着甘十九妹。

“二师姐,”甘十九妹耐下心道:“红姨虽然出身崆峒派,但她生性高洁,当得上莲花出于污泥而不染,对于师父的某些作风,她是不能适应的。我还记得有一天她把我叫到她房去,问我喜不喜欢她……”

甘十九妹脸上现出了一丝凄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里,一刹间含满了泪水。

“我只觉得她好可爱,好惹人喜欢……我就点点头说我喜欢她……红姨紧紧地搂住我,又问我愿不愿意跟她走?我当时不知怎么回答,只觉得红姨好美,好可怜,她问我我就跟着点一点头,说愿意。当时红姨好高兴,就叫我赶快去准备衣服,收抬东西,说她过一会儿就要走了,要我跟她一块去,最后还关照我,要我千万保守秘密,不能把这个秘密露给任何一个人知道。”

“有这种事?”银珠吃惊地道:“我居然一点也不知道,后来呢?”

甘十九妹黯然神伤地垂下了头:“当时我就当真听了她的话,回到房子里赶忙收拾东西,准备好了一个小藤筐子,就在房子里等她,那时,天已经很晚了……我左等她不来,右等她也不来,夜已经很深了,等着等着我竟然睡着了!”

银珠关心地问:“后来呢?”

“后来她来了……”甘十九妹慢慢回忆着道:“什么时候来的,详细时间我已经记不清了,我只记得天很晚了,红姨把我背在背上,还用一根绳子把我捆在她背后,我手里抱着箱子……红姨自己什么都没带,只带了一口宝剑!我就向红姨说,你为什么不带东西?红姨就拍了一下她的剑说,我只有这一把剑就够了,走遍天涯海角也没有人敢欺侮我。我高兴得要命,就紧抱着她亲她的脖子,她怕痒,笑得要命!”

甘十九妹说到这里,脸上由不住带出了一片笑靥。可是不久,那片笑靥就化成了凄惨的苦笑!

本文链接:http://www.5xxs.net/book/337/12512.html

移动端链接:http://m.5xxs.net/book/337/12512.html

请记住《甘十九妹》 首发域名:www.5xxs.net。武侠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5x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