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萧逸 > 甘十九妹
 

三十七

萧逸 甘十九妹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上一章:三十六

下一章:三十八

自从与甘十九妹见面之后,他就一直在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彼此的立场不容许他去接近她,但是战略的运用,却又不能容许自己过早现出敌意,如何保持着一种属于个人的超然,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想到这里,尹剑平只得暂时把激烈的仇焰抛开一旁,不得不虚与委蛇一番。这毋宁是尹剑平所感到最最痛苦的一件事。如果抛开这些加诸在他身上的仇恨不论,那么甘十九妹早已赢得了他的爱情,即使现在,每当他向她注视之时,也会有突然性的迷惑之感!如其说这是由于甘十九妹的美使然,倒不如是她那种特殊的气质所以致之!

尹剑平在立场上不得不仇视她,但是如果舍开立场这两个字不论,对方实在早已深获他心,她的一颦一笑,甚至于她尖锐的谈锋,无不是他所欣赏的范畴!

现在,当他再次把目光集中在她身上时,情不自禁地内心又起了强烈的震荡!“孽障!”他心里不禁呐喊着:“上天为什么这么来安排我和她?”

一想到二人最终的结局,尹剑平只觉得起自足心的生出了一阵凉意!毕竟他久已习惯了痛苦折磨,受人之所不能受,忍人之所不能忍!内心几经翻腾,感触几经压制,终于使得他再次平和了下来。然而明眼如甘十九妹,却已由他奇异的目光里看出了一些端倪!

丢下了手上的树枝,她缓缓地站起来,慢慢地走过去,一直走到尹剑平面前站住。

“难道你这几天,从来也没想过我?”

尹剑平几乎不敢接触对方那双眼睛:“我……没有!”

“我不信!你说谎!”甘十九妹近看着他:“你怎么不看着我?”

尹剑平沉默了一下,缓缓抬起头来。

两双目光交接之下,尹剑平轻叹一声,遂即把眼睛转向别处。

甘十九妹秀眉轻轻皱了一下:“说真的,我的确有点想不透你,你心里一定包藏着什么,藏有一个极大的隐秘,我看得出来。”

尹剑平苦笑了一下:“任何人都可能有一两件不可告人的隐秘,姑娘也不例外!”

“但是你的显然和一般人不大一样,”甘十九妹浅浅地笑了一下:“干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尤其是一个男人,要拿得起,放得下,什么事要你这么想不开?”

尹剑平不擅说谎,却又万万不能对她诉诸实情,聆听之下,不禁呆呆地看着她,一时不知何以作答。

甘十九妹情不自禁地伸出一只手,搭在他肩上:“嗯!你怎么不说话?”

尹剑平忽然站了起来,倒不禁把她吓了一跳!

“姑娘,我心里烦得很!”顿了一下,他看着甘十九妹道:“我走了!”说罢转身踏出长廊。

外面雨还没停,顷刻问他已全身尽湿,践踏着断壁残垣,一径向着观外步出。

忽然身旁多了一个人。

甘十九妹也淋着雨,陪着他一块走出来。

一阵寒风吹过来,雨水更像是拍打在礁石上的浪花,兜头盖脸地泼过来。两个人也躲不过,俱都成了落汤鸡。

尹剑平冷冷一笑,打量着她:“你这又何苦?”

甘十九妹两只手分掠了一下头上的长发,那些柔细美丽的发丝,早已被雨水淋得透湿,一束束就像蛇也似地垂挂在她肩上。

似乎没有一些痛苦,怨尤,她脸上显示着一派纯真,听了尹剑平的话,她低头笑了一声,只是用那双黑白分明,像是极聪明而又有些“痴”的眼睛看着他。

尹剑平漠漠地看着她,内心不无冲激,暗忖着:她原是这等天真无邪的姑娘,我却把她当作胸罗万机、口蜜腹剑、蛇蝎少女!唉!他心里继续想道:有朝一日,我下手杀害她时,岂能下得出手?另外一个念头,忽地又由脑中闪过:尹剑平!你这是为她感情所惑,难道你忘记了诸师是何等凄惨地罹难在她手中?忘记了她下手杀害各位师长的残酷手段?你岂能以天真无邪四字,轻轻抹煞了这笔吴天罔极的血海深仇!这一个念头的陡然兴起,不禁使得他机伶伶打了一个寒战,一时有如置身冰窖!

雨势继续着,有增无减。

两个人像是由水池子里刚捞起来那么的狼狈。只是谁又能想象到,包藏在腹腔内的那两颗心却是那等热烈、激动!

尹剑平圆瞪着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她,忽然心里一动,忖道:是了,此刻也许正是我下手报仇的良机,不如狠下心来,侍机给她一个重创,料必她无能防范,对,我就是这个主意!一念之兴,陡地杀机升起,一只右掌也就在动念之际,早已聚结了功力,缓缓提起。然而,在这一刹,甘十九妹竟然纵身而出,窜出寻丈以外!她身上正落向半塌的门框之上,一面向远方打量着,脸上荡漾着无邪的笑,何曾顾虑到一刹之前,身侧同伴对自己所动念的无限杀机!

看到这里,尹剑平那只原已要推出的手掌,情不自禁地又缓缓放了下来。不!他心里几乎有些颤动地忖思着:我不能这么做,大丈夫做事要光明磊落,岂能出手暗杀一个少女?这件事,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这样做。

“尹兄,我有个好主意。”

甘十九妹身形再转,翩若惊鸿地又来到了他面前。尹剑平没有听清她说的话,却留意到她转侧之间的迷人轻功,即以眼前这一旋一回,即使在骤雨中,亦不显丝毫滞迟!利落,快捷,俨然大家身手!

看到这里,尹剑平不禁起自内心又升起了一些警惕。他情不自禁地暗笑了一声:我也未免太夜郎自大了,这个姑娘又岂是好暗算的!只怕一个出手不慎,反为自己惹下了杀身大祸。

思念电转,使得他不禁联想到前此不久与她在银心殿的一场搏杀。无疑的,那是双方各尽所能,各尽实力的一场拼斗,然而结果,尹剑平并未获胜,险些丧生其手!想到这里,尹剑平一腔凌厉,情不自禁地消下了一些。

甘十九妹看着他,微微一怔:“奇怪!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尹剑平擦了一下脸上的雨水,内心兀自离不开下手杀害她的念头。

甘十九妹格格一笑道:“你也别发呆了,我倒有个主意,可以消消你心里的闷气,看见没有?”伸手一指对面黑沉沉的一座高山,“咱们比一场轻功怎么样?”

尹剑平点点头道:“好主意,姑娘你要怎么个比法?”

甘十九妹道:“我们从这里开始,目标是前面那座山,谁先到谁就算赢,怎么样?”

尹剑平点头道:“好!”心念一转忖思道:“这可是天赐良机,我不如利用这个机会,中途下手杀她便了。”想到这里,遂即向甘十九妹道:“好!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甘十九妹把一头为雨水淋得透湿的头发,挽了挽,脸上不再含着笑靥,那副样子端的童心未混,尹剑平简直不能再看她一眼,因为每看一眼,就会令他心里大为犹豫,而狠不下心来。

“姑娘可准备好了?”

“嗯,”甘十九妹偏过头来看着他:“你好像想要赢我的样子!”

尹剑平一笑道:“既要比赛,当然要求胜,我们这就开始吧!”

甘十九妹一笑道:“你想要赢,只怕没这么容易吧!”

说罢身形倏地向下一折,一声清叱道:“走!”蓦地射起如箭,向外直穿了出去。

尹剑平原已蓄势以待,见状自不甘人后,身形倏地腾起,随着她起身之势,一并向外纵出。

二人几乎是同起同落,俟到足尖沾地,相差不过一肩,紧接着两个人身形同时又纵了起来,向着一座高出的断墙上落去。

说起来,这的确是个巧合,二人所取落身角度,竟然是一致,双双向着同一落足点上坠身直下!

甘十九妹较尹剑平抢先一步,她身子自一落下,尹剑平已自她身后猛袭上来!

这一刹,不啻是天赐良机!

尹剑平杀机陡然兴起,双掌猝然一合,正思用“双撞龙虎掌”向她背上击去。不意就在这一刹,甘十九妹忽然回过头来!笑咪咪的一张脸,充满了女孩儿家逞强好胜的那种稚气!

尹剑平忽然心里一软,该出的双掌,竟然难以递出,就这么一腔凌厉,顷刻为之冰消!

甘十九妹发出一串银铃似的笑声,娇躯已再度腾起,自此如飞燕般的灵巧,连着几个快速的起落,已纵出十数丈外。

尹剑平到底年轻气盛,不甘心就此服输,是以不得不暂时压制着杀机,遂即展开身法,一路轻登巧纵,施展出浑身解数,到底要与对方别一别苗头。

这是一段长距离的赛程,各人大可一展身手,天黑再加上下雨,到处都是泥泞,所幸二人都具有一身极为杰出不凡的功力,一经展开身法,其速度端的惊人已极!

刹时间已是百丈开外。

有一段甚长的距离,二人几乎保持着平行,即使有所差距,亦不过三四步之间。然而再过些时候,这个差距可就拉开了。甘十九妹足足领先丈许之遥。尹剑平既惊又气,只是观诸甘十九妹起落身步,实在显示出卓然不凡,的确是较诸自己技高一筹!

看看前行已临近山侧,甘十九妹却显然领先两丈有余,尹剑平气恼固不待言。忽然甘十九妹足下慢了下来,尹剑平一连三四个快速的迸身,终于赶上来。就在贴近山根的位置,两人同时抵达终点!甘十九妹非但不曾占先,反倒落后了一肩。

甘十九妹一声娇笑道:“呀,被你追上了!”

尹剑平心头有数,对方分明是存心相让,他确信自己的确已施展了全身功力,两者相较之下,单以轻功而论相差何止一皮。尹剑平的确只觉得一阵透心发凉,没有什么话好说,对方姑娘就是要比自己高上一筹!然而,明明她已领先自己,何故却又故意放慢了脚步,反倒要自己占先一步?当然,这个原因不难想知!

一刹,尹剑平眸子里,流露出“领情”光采!

甘十九妹也用着一种奇异的神态盯着他!

两个人谁也没说一句话。

忽然,当空亮了个闪电,清楚地照见了他们彼此的狼狈!

甘十九妹恍惚向前走了几步。

尹剑平只是直直地看着她,雨水斜斜地飘在他脸上。闪电再亮,照着他苍白的脸,那张脸上早已丧失了原有的凌厉杀机!

不知何时,他的呼息变得急促了。就在这时,甘十九妹投进到他怀中,闪电再亮,雷声隆隆,巨雨倾盆!

两个人却是那么紧紧地拥抱着!咆哮的天籁,却似与他们毫无关联,他们几乎溶成一体!

一边耸立着大树。

就在那棵大树下,他们热烈地拥吻着,雷声拖长了尾巴,密如贯珠由头上滚过去。

闪电频频,照见了前面山洼子,那里像是有一个天然可避风的石头洞。

两个人跌跌憧撞,踉跄奔进。

感情的奔放、突破,真像决堤的河水,事先既无征兆,临事更不知何以应措!

由雷雨闪电交加的旷野忽然奔入到宁静、舒适、滴雨不沾的干燥石洞里,那份温馨、甜蜜,简直非言语所能形容。

也许这洞里曾经有人盘桓过,地上铺着软草,角落里的瓦罐里,还盛着灯油。

两个湿淋淋的人,紧紧地拥抱着,彼此更能清楚地听见心跳喘息声。

甘十九妹这位曾为武林切齿,畏若神明的女中翘楚,想不到一旦作为爱情的俘虏之后,竟然柔顺如斯!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情泪,柔弱得就像是一只小猫!她用喜悦羞涩的窘迫,承受着尹剑平的拥吻。

这种可怕的转变,简直是尹剑平事先难以预料的,恨之深,爱之切,恨之益深,爱之也益切!多少仇恨,忧怨,悲切,忍耐,沉郁……一股脑地揉成一团,在无边情火的熔炉里,汇成了此刻“欲火”的奔放。

山洞里是黑黝黝的,任什么也难以看清,只在偶尔闪电亮时,彼此才得以辨明一切。

情火的蔓延,似乎已经迫近到紧要的关头了。

“啊……尹心……不……你不能!得寸进尺……不行……我不能失身……”她语音颤抖,说话时几乎要哭了出来!

闪电大明,亮同白昼!

甘十九妹的脸,一如雪也似的白,雨水,眼泪,湿糊糊地沾满了面颊……她的心跳得那么厉害。

闪电频亮,石洞里时明时暗。

“尹心……我求求你,求求你……”甘十九妹一声声地在讨着饶。一身武功,满腔豪情,这一瞬间会变成了如此柔弱。

透过晶莹的泪水,她那么柔软,害怕无助地看着他,打从尹剑平见她之始,还不曾见过她这般软弱过。尹剑平怔了一下,定住了身子,闪电使他忽然认清了甘十九妹这张脸,曾是不共戴天,又复魂牵梦索的那张脸……

几个奇快又复鲜明的意念,深深地打入脑海。

顿时,那焚身的欲火,如同着了一盆冰露般地被生生压制了下来。

一阵冷风吹袭进来。

尹剑平机伶伶打了一个寒嚷,在震天价响的一声雷鸣里,他忽然就像是被冰冻住了那样的动弹不得。

闪电,鸣雷,一次又一次地亮着,响着,整个大地都为之动摇!

甘十九妹终于冷静了下来!她同时也发觉到对方的面色有异!

“你……怎么了?”

缓缓地坐起身来,那么认真地看着他。

尹剑平忽然掉过身子来,难以排遣的懊丧,深深地困绕着他,一时仿佛有千万把尖锐的钢针,扎向他内心深处,其痛苦真是无以名状!

“尹心,你怎么了?”

甘十九妹显然大吃了一惊,一双纤细的手由他后颈绕过去,接触在他两边脸上!那么体贴地抚摸着他。

“啊!”她吃惊地道:“你的身子在抖!一定是冷了!”

说到了冷,她自己也由不住打了个喷嚏!

刚才双方热情如火,自然谁也感觉不出来,这时相继冷静下来,再吃冷风一吹,自然觉出冷来。

甘十九妹匆匆站起来,摸着身上道:“糟了,我的千里火忘了带来了!”

“叭打”一声,一幢火光由尹剑平手上亮起来,石洞里立刻大现光明。

甘十九妹喜道:“原来你带在身上。”

当下忙由他手上接过来,转过去把洞角的那盏灯点着了,等到灯光也亮起,她才忽然发觉到自己身上的狼狈,一身漂亮的衣服被雨水淋得湿透还不说,其上满沾泥沙,真的狼藉不堪!

尹剑平忽然回过身来看着她,二人默默地对看着。

甘十九妹情不自禁地背过身子来:“干嘛这么瞪着人家看?”

尹剑平一经冷静之后,总算也想明白了这番境遇,遇此非常际遇,自不能以常情来衡量处置。他自信自己再不会像方才那般的迷失,却也把心定下来。彼此都是出身武林的顶尖尖儿人物,也不会像一般世俗小儿女那般钮泥作态!

他深深地告诫着自己:先把心定下来,大丈夫提得起放得下,且容过了眼前再说。想到这里,看着甘十九妹道:“姑娘大概受凉了,我来找些干柴,看看是不是能生一一堆火,先把衣服烘干了再说。”

甘十九妹聆听之下,微微点了一下头,脸上现出了一片晕红!

尹剑平四下看了一眼,倒巧得很,想什么竟就有什么。石洞一角非但堆有大堆的干柴,竟然还有石头支好的炉灶,即使连锅碗瓢桶,也无不具备。方才两个人为情火烧得昏天黑地,加以没有点灯,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些,现在灯光一亮,看清了这一切,都不禁暗暗纳罕。

甘十九妹奇怪地注视一周,越现惊异:“呀,这是怎么回事?莫非这里住的有人?”

“大概是吧!”

尹剑平就着现成的炉灶,支好了于柴:“管他的,既然没有、人,外面雨又这么大,只好在这里将就一夜再说吧。”

甘十九妹漫吟了一下:“这真是奇妙的一夜!”

一面说,她背过了身子来,拧着头发上的水!

尹剑平回过身子拿千里火,目睹着她此一刻的婀娜多姿,不禁微微一呆!

火光跳动着,只见她明眸皓齿,肤如凝脂,尤其是敞开的那一截颈项,玉洁粉搓,在火光之下映衬里别具诱惑!

掩忍仇恨,不使发作,固是需要一番内里功夫,而面对色情,不为动心,更是难能可贵,尤其是情欲高张,亟望有所发泄之际,能够坚守分寸不使放纵,更为不易。

尹剑平心神交战了一刻,拿起千里火,重新转过身来。一刻工夫,火生着了。

石洞里光华大盛。

甘十九妹微微一笑,盯着他道:“倒看不出来,你文经武略,样样精通,居然连烧火举炊也不例外,真难得,我看你升火的手法很高明,内行得很呢!”

“当然。”

尹剑平苦涩地笑了一下,添了一大截干柴在火里,火光熊熊里,爆发出一阵劈啪声,他脸上一刹间显现出沉痛之色!

“我不像你,千金之躯!”尹剑平往火里扔进一大截干柴:“姑娘,到目前为止,我整个的生命,无时无刻不在坚忍挣扎痛苦之中!升火举炊,更是我童年日常之事……故此不会忘记。”

一面说他解开盘扣,把外衣脱下来,敞开来在火上烤着。

甘十九妹掠着头上的长发,炉火熊熊,照着她嫣红可人的脸颊。斜过那双剪水瞳子,打量着尹剑平魁昂的健躯。

对方那种蓬勃豪迈的气质,一次又一次地打进她的心坎里。

智暂的一刹。

谁也没说一句话,只有于柴着火,散发出的劈啪声。

尹剑平用力地抖了一下衣服,一笑道:“只顾了我自己,倒忘了姑娘你了,有了!”他抬头看见了一根吊索:“这里有根绳子,我可以作个帘子,姑娘也可以宽宽衣服!”

“这个……”略微犹豫了一下,她含笑点点头道:“也好!”

尹剑平遂即动手,把一件宽大外衣权作帘幔挂在绳索之上,用以遮蔽甘十九妹更衣。

甘十九妹睨着他道:“难道你里面的衣服没有湿?”

尹剑平摇摇头道:“还好,除了两只袖子以外,里面的衣服都还没有湿透!你知道为什么?”

甘十九妹是时已潜身入幔,一面悉索地脱着衣服,一面脉脉含羞道:“为什么?”

“因为我里面穿着的那件水火不侵的宝衣锁子金甲!”

甘十九妹轻轻“哦”了一声,道:“难怪呢。”

她已把外衣褪了下来,却不知该怎么出来,脸上现出了尴尬表情。

尹剑平一笑道:“好人作到底,你交给我吧!”

甘十九妹迟疑了一下,才把手上的衣服递过来。

尹剑平接过来,用两根于树枝把它高高挑起来在火上烘烤着。甘十九妹脉脉含情的一双眸子,深情款款地注视着他。

“今天晚上,可真是奇妙的一夜!”她喃喃地说道:“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你呢?”

尹剑平深深地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闪电仍然不时地在明灭着。

倏地一件物件划空向洞中飞来。尹剑平心中一惊,正待用手上的树枝连衣挥去,身后的甘十九妹却先已出手!只见她纤手倏地抬了一下,耳听得空中“吱”的一声,坠下一物。尹剑平赶上一步,仔细的一看,才发觉到原来是一只巨大的编蝠,也不知甘十九妹是怎么伤了它,只见它遍身是血,在地上颤动了一下,顿时一命鸣呼!

甘十九妹也看见了,微微一笑道:“吓了我一跳,原来是一只蝙蝠!”

尹剑平深有所感地道:“姑娘好手法,佩服,佩服!”

嘴里说着,不禁对甘十九妹奇妙的暗器手法,大存戒心,敢情一个身怀绝技的武林高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持着高度的戒心,果真认为她手无寸铁,衣不蔽体,就可以任人欺凌;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尹剑平眼睛看着地上的蝙蝠,心里却在暗庆着自己并没有向对方乘机出手。否则,是否也会同地上这只死去的蝙蝠一样,落得同一下场?

“你在想什么?”甘十九妹含笑道:“是不是觉得我的心太狠了?连一只小小的蝙蝠,也饶不过?唉!我如果早知道是一只蝙蝠,就不会下这个毒手了,可见得我的暗器功夫还不够火候!”

“这话怎么说?”尹剑平回过身子道:“在我看来,姑娘你的暗器手法已当得上炉火纯青地步,举手之间能使飞蝙蝠毙死,这般功力,只怕普天之下没有几人!”

“心哥,你这就错了!”

尹剑平忽然发现她对自己改了称呼,一种莫名的歉疚浮上心头,霍地回过头来,瞳子里交织着极为错综复杂的表情。

甘十九妹被他突如其来的目光看得有些奇怪,她作了一个奇怪的微笑:“怎么,你不喜欢我这么喊你?”

尹剑平摇摇头,改口道:“那倒不是,我是在想你刚才的那句话,在我想来你的暗器手法,确实已到了顶尖的程度,再高明又能如何?”

“你听我说给你听,你就知道了。”甘十九妹娓娓说道:“如果我真的达到你所说的那种程度,刚才我就不出手了。”

尹剑平点点头,叹息一声道:“我明白了,只是什么人能够有这种眼力?”

“我师父就有。”

“你说的是‘丹凤轩主’?”

“不错!”甘十九妹津津乐道地说:“一个人暗器手法达到了极高超境界,他的目力也必定更高人一等的,当然,如果他目力高人一筹,也就等于他本身的内功势将也更高人一筹了,所以说起来,武功这一门学问,虽是勾技流结,其实却是殊途同归,一门精,百门俱精,那是丝毫也偷不得懒的。”

尹剑平颇有所感地点了一下头,内心情不自禁地浮起了一层淡淡悲哀!

他坐下来,继续在火上烤着衣服,顺口问道:“这么说令师丹凤轩主的功力,较你还要高出许多了?”

“当然!”甘十九妹轻叹一声,道:“虽然她自言把一身所学都传授给我了,事实上也则是如此,但是要论及火候,那我却比她差多了。”微微一顿,她遂即接下去道:“就拿方才那一手暗器来说吧,也许我出手的手法确实已无懈可击,甚至于我的眼力,也不见得就比她老人家差,但是在临场镇定上来说,却要比她老人家差远了!如果是我师父,她根本无须出手,而我却失之于急切毛躁!”

“你知道吧!”她笑了一下又道:“急切毛躁,是我们这一行道的大忌呢!”

尹剑平点头道:“听你这么一说,使我获益不浅!佩服之至!”

甘十九妹一笑道:“用不着客气,你的武功造诣较之我并不差,说良心话,直到现在为止,你在我心眼里还是个神秘人物呢!”

尹剑平摇摇头道:“不,你太客气了!不过姑娘你确实给了我很大的启示,我因此而把你作为心目中难以达到甚至于超越的一个愿望。”

一面说,他把手上那件烤干了的外衣挑向甘十九妹道:“这件衣服烤干了,姑娘可以先穿上。”

甘十九妹接过来道了声谢,匆匆把内着的亵衣脱下来换上。

虽然说有一件衣幔遮着,尹剑平更是背向着这边,但毕竟相距咫尺,想到此,一张脸早已羞得红通通的。

“心哥,我要你一直背向着我不许回头,我才肯出来,好不好?”

尹剑平虽然不曾回头,但是耳中却清楚地听见她悉索的脱衣声,内心忐忑不已!谛听之下,他鼻子里哼了一声,垂下头。

甘十几妹见他已经默许,遂即步出了衣幔。

炉火熊熊,她挨着边坐下来,那袭长衣,虽勉可遮住身上要紧部位,但遗露处在所难免。

所幸尹剑平真个的依其所言,始终是背向着她。连头也不回一下。甘十九妹看见尹剑平正襟危坐,始终不曾回过头来,倒也款款地放下心来!当时她也学着尹剑平先前模样,用树枝挑起脱下的内衣就火上烤着。

一面烤着衣服,她偏过头打量着尹剑平的背影道:“真想不到,你竟然是一个坐怀不乱的君子!”轻轻叹息了一声,她又道:“这一次江湖之行,能够认识你,总算我不虚此行。”

尹剑平苦笑了一下:“实在说姑娘又认识我多少?人心隔肚皮,一个人要认识另一个人,在我来说,是一件最不容易的事了。”

甘十九妹一笑道:“这话倒也不错,不过人生在世,有时候不要太过于认真,能够带着三分呆痴,故意不把事情看穿,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尹剑平心里一动,遂即不再吭声。

甘十九妹烤干了一件又换上另一件,炉火正旺,照着她娟秀可人的脸颊,黑油油的一头青丝也都干了,云也似披散在她肩上,更显现出一番娇柔绮妮!较之昔日的玉洁冰清,却又大大不同。

石洞里早已不再寒冷,尽管外面雷电交加,风狂雨暴,石洞里炉火正炽,却是如沐夕阳,和煦如春!

甘十九妹望着红红的火焰,忽然笑了笑道:“你相不相信?自从我离开师门,下山以来,从来就没有像今天夜里这么高兴过,唉!一个人实是有本事能够留住飞逝的韶光该有多好?果能那样,我愿以未来十年的生命,换取与你今后三天在这洞中相互厮守!只可惜……

我这个小小的愿望,却难以达到。”

尹剑平心里如同着了一拳般的难受,聆听之下,几乎要落下泪来!

他心里不禁思忖着:看来她确是一个纯洁至情的姑娘,我却一直把她当作杀人的女魔头来加以防范,更存着时刻致她于死的念头,较之她的至情天真,岂不问心有愧?唉,甘十九妹呀!你怎地聪明一世,胡涂一时,当真就看不出来我尹剑平正是你未来的大敌?正是你日思夜想要斩草除根的唯一祸害吗?

这么想着,他内心更不禁浮现起一阵悲哀,对于自己的胸罗险诈,深深感觉到愧疚!

当时忍不住蓦地回过头来!

原来甘十九妹相信对方君子风范,心里也就未加防范,内衣既已烘干,乐得就在此地换过,刚要将一袭外衣褪下,对方偏偏竟在这时回过头来。

甘十九妹在一刻极度的羞窘之后,身形猝转,抱起衣服,转到了衣幔之后。

真是,说不出的又羞又气,却又能奈何?

只说了句:“你……唉……”

尹剑平聆听之下,赶忙转过头去。脸色发红,喃喃道:“姑娘千万不要误会,我实在不是……故意……”

甘十九妹这时衣服已经换好,步履姗姗地由衣幔后转出来,一直走到尹剑平面前。

“傻……东西……谁又在怪你呢!”

一面说时,却把一只春葱般的玉手,插进到尹剑平的头发里,她的另一只手轻轻盘起,紧紧地拢抱着他的脸,这一刹不啻肌肤相亲。

她幽幽地发出了一声轻叹:“经过今夜之后,我对你的感情更深了一层,只怕除了你之外,我再也不会看上另一个人了!”

尹剑平只觉得佳人面贴,玉手无力,紧接着整个的上躯,已为对方紧紧搂入怀中,一种少女的温馨,就像是电流般传到了他身上。

他原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如何能克制这等温腻柔情?

顿时,他张开了双臂,将对方紧紧拥入怀中!

炉火劈啪有声地在燃烧着,时而有火星四溅!

男女两个人的热情如火,却较诸这一炉烈火犹有过之!不知何时,甘十九妹变得像是小猫般的驯服!

她用无限温馨。含笑着晶莹的泪光的眼睛,注视着加诸她“痛苦”与“喜悦”的年轻人,忍受了上天所安排,命运所加诸的一切……

天色仍然是那么黑……

炉子里的火已成了余烬。倒是摇曳在一角的那盏豆油灯,仍然如同先前一般的明亮,灯芯笔直地燃烧着,不时的耸上一耸,算是这洞里唯一不休止的东西,是黑暗里唯一醒着,对于过往所发生的一切,曾经目睹而可作见证,活着的东西。

外面的雨早已停了,空气是那么的静,尤其是在此万籁俱静的深夜里。如果你是一个午夜梦回的人,那么寂寞的侵袭,势将是在所难免的了。

甘十九妹欠身起来,一刻小睡,并不能少缓她身上的疲态。打量着熟睡中的那个人,她脸上现出了一抹微笑,却又有说不出的余悸!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个胆子?这种体力?印象里的那种斯文,一时己变得不可捉摸。

“唉,野人哪!”

心里想着,固不知这一刻的酸甜苦辣!

婆姿的昏暗灯光里,她翻过了身子来,纤手支颐,近近地,凝视着他。

一刹问,她只觉得对方是那么陌生!

那张颇有男子气概的俊脸,映着灯光时明时暗。宽厚的天庭之下,两道俊朗的长眉,直直的鼻梁曾经不止一次的昭示着她,他是一个极有个性的人!就是这一点神秘的暗示,才使得她上来不及招架,在情场上打了败仗,作了他爱情的俘虏!

一阵冷风袭过来。

甘十九妹禁不住机伶伶打了一个寒噤。悄悄地盘过身子来,披上一件衣服,在炉子里添上几根柴,这洞里立刻大现光明。

炉火揭开了这洞里曾是不可告人的一些隐私!

石洞里,第一次传出昆虫的鸣叫声!

贪睡的那个年轻大男人,翻动了一下身子,发出了只有熟睡时才会发出的均匀鼻息声。

甘十九妹无可奈何地苦笑了一下,缓缓地伸出一只尖尖玉手,想去触摸一下他的脸。然而她止住了这个动作,又探出,想去触摸一下他半裸的前胸,她又止住了……

“不……”她脑子里在想:“这个时候我可不能吵醒他!”方才的一切,走马灯似地由她脑子里掠过,想到了窘迫处恁的由不住她脸色大红,怀里就像是揣了一头小鹿般地乱撞着。

炉火的映照下,这洞里已不再神秘。

看着,看着,由不住她心里一阵子发酸,两行泪水汨汨地顺腮滑了下来。

像是失落了什么……又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似地……她淌着泪,悄悄地掩饰着这些见不得人的尴尬!

长发早已凌乱了,却是没有心情再去理它,胡乱地挽了挽,心里这一会简直是乱透了,又怪得了谁呢?把脸埋在了胳膊弯里,她真恨不能放声痛哭一场!

她可不是这种好哭的女人,只是眼前的这种事,来得那么突然,生平是那么希罕,何尝经历过,简直连想也不曾想过,也就莫怪乎临阵张惶,连一点主意也没有了。

偏偏这一刹,她的思虑又这么多!

“唉!尹心,今夜之后,我固是非你莫属,而你呢?你是不是也同我一般的痴情,抑或是心有别处,果真那样,可就休怪我

心里一阵发凉,真像是当头淋了一盆冰雪那样,顿时就怔住思念电转,不禁想到了师门严厉的规矩,在那么许多的禁令规矩里,似乎有关于“男女授受不亲”那一项,最称严厉。休说今后与这个尹心的婚事是异想天开,果真一旦为师门获悉自己与此人之些许亲近交往,以师门律令来说,也是必死无疑。想到了这些,她的心里可真是乱透了。她的手不自觉地握住了剑柄。偶一触念,她遂即又松了开来。

不!她心里强烈地在冲突着:对于他,我怎能下这个毒手?

然而,思虑再转:如果此人守口不住,有一点风吹草动传到了师父耳朵里,我命休矣。

那只方自松剑的手,不禁又紧紧地抓住了剑柄。

不!我不能杀他!甘明珠,你不是曾经打算过脱离师门吗?这一次机会来了,有了他,岂不是你一个最称心如意的帮手吗?

可是师父怎能善罢于你?

不如眼前与此人远走高飞?

心里一动,方待伸手去拥他,却又忽然制止住这个动作,一时后退一步!

唉……不行,不行,这件事我要好好琢磨琢磨方可决定……

最后这个念头,终于使她冷静下来。

雪白的脸上,交织着错综复杂的表情!

这件事我且留置心头,眼前却不可轻举妄动,她默默地想着:且待打下了清风堡,完成了师门所交付给我的重任之后再说吧。

这么想着,她遂即悄悄站起,怪不得劲儿地穿上衣服,一切就绪之后,她再次打量着尹剑平。

说不出的难以割舍!

只是此刻不走,可就难了,一侍他醒转之后,自己又得以何等面目去见他?

想到这里,她蓦地飞红了脸,可真是羞死了!

眼睛里的光采,最能反映出心里的情愫!

这一刹,她心里所交织的却又是剪不断的柔情万缕,依依难舍地睇视着他。

一阵寒凤袭进来。

火光里,两只骗蝠相继低飞而进,在石洞里打了转,遂即又穿梭而出。

甘十九妹忽然惊了一下,意识着自己该要离开的时候到了。

悄悄地拔出了佩剑,就着火光,她清楚的在地上留下了“情深意浓,君且珍重”八个字。

回剑入鞘,悄悄步向尹剑平身边,默默地打量了他一会儿,足顿处,箭矢般地穿身而出,遂即消逝于沉沉的夜色之中。

炉火成烬。

灯芯成灰。

黎明的曙光,划开了穹空一线!

到处都是淙淙的流水,小流成溪,池水高涨,夜来风雨,给原野带来了一番新的面貌。

未几,东半天起了一片火红的云霞,红光渲染着清泉,光彩夺目,色如唬琅。

※  ※ ※

石洞里,尹剑平一觉醒转。

先是睁开双眼,触目着石洞顶壁,他发了一阵子呆,忽然坐起来。

昨夜的一切,历历由脑海中掠过。

蓦地挺身跃起。

在石洞里快踏一遍之后,他又回到原处坐下来。

甘十九妹!

再也没有这个名字,此一刻给他的印象更深刻了,脑子里想着这个名字,鼻子里立刻敏感地嗅着了她的身上那种独具的幽幽清香。

眸子也就在此一刹,接触到地上的八个字:“情深意浓,君且珍重。”

顿时,他就像个石头人那般地定住了。

昨夜的一切,再清楚不过地浮上眼睛,他心情忐忑地坐下来仔细盘算着,脑子里更不知道是如何一番滋味!

他知道,昨夜自己竟然没有勇气下手杀了她,以后只怕将是更难下手了,何况两者之间,更加上这等关系以后又将如何自处?

这么一想,他真禁不住兴出了一种透骨的寒意。

石洞里日光渐盛,昨夜的风雨凄厉,雷电交加,都成了过去,无限的温情,两心媚绻,随着日光的大量泄入,也渐渐为之黯然!

尹剑平经过了一番沉痛的心神交战,才似由梦境里回到了现实。他开始好奇地打量着眼前这座石洞,越觉得它的存在绝非偶然。

这石洞有十丈,内里十分干燥,石壁为坚硬的黄岩所开,壁面上现出斑斑斧痕,显然年月已久,其上都生有一层毛茸茸的青苔。洞里除了前述的炊具之外,石桌石椅,高矮适度,看似纯然天成。其实如经留意,也却能看出人工所加诸的巧妙安排与独具匠心。

淙淙的流水声,引导着他走向洞角,使他意外地发觉到一股粗如儿臂的清泉,怒蛇也似地由地面涌起,在积满了五尺见方,半尺深厚一个贮水池之后,才向外开始溢出。

想是昨夜那一阵山雨,泉水大盛,满溢的流水,顺着洞边的沟渠潺潺流出。

尹剑平弯下身来,掬起一捧水来洗脸。不意他手指方一触及水面,顿时才发觉到水质温热,敢情竟是温泉?这一突然的发现,使得他心里猝然一惊,遂即大喜!当下不假思索褪下了衣裤,先在外洗涤一番,终不过瘾,遂即纵身入池,洗了个欢乐尽情。

当他双足踏实之后,才觉出地底石质其热异常,整个的贮水池简直就形同是一具大鼎釜,无穷的地热就似釜底柴薪。妙在水温达到一定的温度之后,即不再升高,沐浴其中,无限乐趣!

尹剑平原是忧心仲忡,有些儿神不守舍,无意中触此奇兴,先时的困恼柔肠,一股脑地抛向九霄云外,遂即大肆开怀的在水里洗起澡来。原是一池静水,被他尽兴地一搅,蒸腾起一片茫茫雾气。洗了一刻,只觉得全身上下血液流畅,无限舒服,只是浸泡略久,即有一种昏沉沉的过度之感。这倒使得他暗吃一惊!

尹剑平一向体力极佳,以常情而论,沐浴片刻似乎还不至于有如此感觉,但是那种突然加诸的昏沉感受,的确是再实在不过,迟疑片刻,更是加重其势,几乎是立刻挺受不住,即要昏倒池内的样子。

这一突然的感受,顿时使他大为惊心,当下慌不迭地跃身池外。身子方一离开,人可就情不自禁地就着池边躺了下来,顿时他就感觉出无比的舒泰,即使这一块眼前供自己躺卧的石面,也似乎绝非偶然,人躺其上,只觉得长短光平正当,曲直适度。

的确是怪极了。

莫非这一切,也都是前人的慧心运用?

更妙的事情,接踵而至!

就在他方动念的一刹,眼睛却奇妙地发现到洞顶有一件怪事。

敢情在峥嵘不平的洞顶之间,凿雕有一具凸出的石像!

如非是尹剑平恰恰睡在这个地方,如非是他的视线正好由这个角度看上去,他万万不会有所发现!现在偏偏却正好被他发觉到了。

那是一具奇妙的平仰睡姿,虽然雕凿得并不精致,但是却使人很清楚地可以看清一切。

图面显示着的形象,是一个人平仰睡姿,一只右手抚按在小腹肚脐上,另一只手却横搁在前额,形状很奇,亦不知是什么缘故?

尹剑平看得奇怪,不自觉地学着浮凸的样儿比试了一下,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就在这时,忽然他感觉到洞外传来了一些声音,情不自禁偏过头来。

殊不知这一看之下,使得他心里怦然大动了一下,目光所及,只看见一个形容憔悴,乱发蓬松的汉子,正自踏步进来。这人想是压根儿也不曾想到,石洞竟然会有外人,但见他赤着瘦骨嶙峋的身子,一只手挽着褪下的绸质蓝衫,那副样子看来像是正要沐浴的神态,不意忽然发觉到尹剑平的存在,顿时大现惊异!他蓦地后退了一步,眼睛瞪圆了,直直地看着尹剑平,表情不胜惊讶,怪异!

尹剑平慌不迭地翻身坐起来。

就在这一刹,他只觉得眼前白影子闪一闪,再定目时,才发觉到那个人已遁出洞外。

这一个奇异的发现,不啻使得尹剑平大吃一惊!

脑子里不假思索,他身形一个快闪,赤裸着身子扑向洞外,目光所及,对方那个形容憔悴的赤身瘦体,却似己拔身在百十丈高下的峻岭高峰。

尹剑平这么快的身法,却只看见了此人临去时的一个背影。

那种起落的速度,的确是出乎意料的快,不过是晃了两晃,又行揉升了十数丈高下,像是猿揉般顷刻消逝在浓林密处,顿时失其踪影。

尹剑平如非亲眼看见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一双眼睛,也万万难以想象,一个人的轻功竟能达到如此境界,简直是匪夷所思,却是再实在不过的事实。

在洞外呆立了一会,再也不见那个怪人的现身。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这个石洞,热泉,浮凸……简直无一不奇,现在更加上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奇人,顿时使他如陷身五里雾中,一时方寸大乱!

返回石洞,他坐到池边的青石板上,脑子里的思绪由甘十九妹转向方才那个乱发不修的怪人身上。

的确是一件令人不可思议的怪事!

这个人是谁?

他何以存在在这里?

观诸他那一身奇特的轻功绝技,这个人分明是一杰出的武林人物,只是他何以会沦落到如此模样?

回忆着方才他初入石洞的情景,不难测知他是来洗澡的,忽然发觉到自己的存在,才会张惶地逃走。由这个人的奇异出现,不禁使他联想到,此人与这个石洞的特殊关系,从而使尹剑平此刻联想到,这座石洞内的一些东西,诸如炉灶,灯盏,这些东西的存在,敢情正与对方有不可化解的关系。

想到了这些,尹剑平一颗心,更加忐忑不已。

对方那个人,虽然匆匆一现身遂即消逝,但是尹剑平却把他观察得十分清楚。

第一,他绝不是一个化外之人。

第二,他虽然乱发不修,形容憔悴,但面相斯文,颇有读书仕子那般的神采风范。

第三,此人更有一身超越常人的武功,说他是一流身手,亦不为过之。

如果以上三点可以认定,那么这个人的存在,的确是太奇怪了,忆及方才他现身时的羞涩,尴尬神色,这个人分明涉世未深,很可能根本就从来也没有涉世的经验?

“这人又会是谁呢?为什么会居住在这里呢?”

“他……”

问题实在太多了。

一道阳光穿洞而入。石洞里顿时大放光明,这却使尹剑平才恍然警觉到自己的立场,不禁暗自好笑地思忖道:我自己的问题够多了,哪里还有闲情逸致去理论这些?这人与我非亲非故,我又何必管他?心里这么思忖着,遂即不再多想,只是却掩不住原有的好奇,又转向方才沐浴的温泉池边,躺下来向着洞顶的那座浮凸细细地观看一番。经过他一番研究之后,遂即断定了那浮凸人像,存在洞顶绝非偶然,这其问必然大有学问!

一个念头,陡然闪电也似地升起。

尹剑平忽然想到了常闻人言及深山大泽之内每多仙人异迹,这类人以道术焙炼真元,最终却能炼成元婴,身外化身,以至于出入青冥,飞升境界,莫非眼前这座石洞,正是道人修真之处,先时那个瘦削青年,也正是修炼上乘道法的异人不成?

这种想法自然过于传奇而失却真实性。

他仰身在先时躺卧处,目光直直打量着那个浮凸,越看越觉得涵有真义,当下情不自禁地又依样地将两手置于额、脐。

不意,他方自学样而为,遂即兴起了浓重的睡意。

一种极度的疲倦的感觉,再一次地袭上身来,那种困迫感觉,简直真是令人难以招架得住!恰于此时,他听见了身边一阵细微之声,由不住转过目光向洞口注视过去。一看之下,顿时使得他心里又是一惊!敢情前此所见的那个乱发瘦汉,又自出现眼前。

这一次较前一次略为不同,前次这个人是全身赤裸着进来。现在他却是衣衫整齐——一身蓝色绸于长衫,闪闪有光,看来质料高贵,而且十分清洁,全身上下不染纤尘,而且连一个皱纹都没有。

这人正如前述,一张白皙的脸上丝毫不着血色,含有深切的病容,倒是那一双圆大的眼睛看来颇具神采,似乎电同尹剑平一般,满存好奇心,向着尹剑平直直逼视着,神态奇怪之极。尹剑平按说应该立刻起来,与对方弄个明白,无奈那种突袭的困倦感觉,实在大浓了,根本不容他脑子里转过念来,遂即呵欠一声,沉沉睡去。

本文链接:http://www.5xxs.net/book/337/12509.html

移动端链接:http://m.5xxs.net/book/337/12509.html

请记住《甘十九妹》 首发域名:www.5xxs.net。武侠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5xxs.net